• 2009-12-09

    无业记

    出了机场,本人大步流星毫不犹豫走到机场大巴售票口,摸出十元大钞。

    我发誓,我丝毫没有心理挣扎,仿佛向来如此。

    行为真是坦然。但在束河的最后一夜,做了一宿乱梦。

     

    床正对阳台,陡然一阵淅沥哗啦,醒了,迷糊看过去,一堆头上有角龇牙咧嘴的小鬼,正在窗外跳来蹦去手舞足蹈。推推身边那人,他极其英勇地翻身坐起,说:你继续睡,我去打。

    我瞪大眼睛看,他举了扫帚挥舞,扫帚所到之处小鬼倏忽不见,扫帚不到之处小鬼倏忽冒出。他舞得身姿凌乱手脚并用呼呼作响,可小鬼出没得没完没了。

    狼心狗肺的我,竟然看得睡着了。

    再睁眼,打鬼的人还没回,阳台空空荡荡,身边床单似有余温。

    出门去找。

    也不换衣服,脸上挂满眼屎吐气熏天点了支烟趿了拖鞋噼里啪啦下楼。

    住五楼。我小时候的确是住过五楼的。

    院子里没人。难道回去了?

    抓抓蓬乱短发,上楼返家。钥匙转动,大门洞开,摆设赫然陌生。

    走错了?再上一层。门都打不开了。下两层。门依然不开。

    上上下下来回跑,全身是汗,仍不得其门而入。

     

    画面一转,这一页翻过去。

    我埋头瞪着数学书,下笔游离。半晌不吭声,想,不然明年再考。

    高考么?梦里高考也早过了啊。

    思前想后不得其解,再翻一页。

    跟一帮同学报了名去法国,参加啥子莫名其妙的讲座。报名时兴致高昂,临行前却抱怨,整个行程只有三天,两天一夜都在飞机上,何苦来哉?

    还是不得其解,只好又翻过去。

     

    醒时外边竟没什么阳光。洗了澡出门,一周以来头一次见到天上有云。

    丽江机场如同菜市。737机舱窄小拥挤。

    到了成都,立马觉得这里的城市宣传应该用天黑黑做主题曲。

     

    每当老妈提起谁家的谁谁,大学毕业了坐在家里找不到工作。我总会鄙夷中带了优越地批判:都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哪会有一份好差事从天而降。

    目前奔向29岁的本人,想做什么能做什么?

    买东西不看标价,买了衣服不穿买了护肤品不用,衣柜书架抽屉零零总总堆积如山,信用卡永远欠款,还有突如其来的房贷要还,地产广告看了想吐一听到“项目”、“开会”就大脑抽筋,我该做什么?

    卖文为生?一月要换一万块至少得三万字有人买,也只能过得紧紧巴巴。更何况,早没人要找我写稿。

    重操旧业?想到暗无天日的加班又臭又长的会议就直打冷颤,且不提是否能过得了自己这关,也铁定被人乱棒打死口水星子淹死。

    新周刊如果要我,不拿薪水都行,只要跟小店小妹一样管吃管住。

    江南布衣如果在成都,削尖脑袋钻进去做品牌做策划拿三千块我也斗志昂扬。

    再或者,新视线、周末画报、南人、三联能收纳我,我也欢天喜地。

    有追求的杂志就那么几家,有追求的国内品牌也寥寥可数。

    没一家在成都。

    我突然有点想念深圳。起码,大把快销品企业,每家都需要虚头花脑的品牌管理和策划。

    收拾东西走人?太麻烦了。再坏的姑娘,临了三十,也没多的力气走四方。

    坏姑娘临了三十改邪归正?没资格再称自己是姑娘了,谁还要给你糖。

     

    那些说我是工作狂的损友呢,你们看看,我这如今,每天睡眠保证至少十二小时,只会看电视剧购物刷卡扎饭局,连字都懒得写。

    那些说我上进有为的长辈们呢,我不敢让你们知道,我无业,并且前途两眼一抹黑。虽然正乐得清闲。

    多年前,我曾在加班的深夜无趣无聊的会议桌前咬牙切齿带着甜蜜忧伤以腹语向全世界叫嚣:我的理想就是无业!

    现在,理想达成了。

    下一个具体的靠谱的有趣的可以养活自己的目标,麻烦在今夜托梦给我,我好踩着风火轮过五关斩六将打怪兽所向披靡神清气爽飞扬跋扈去找你。

  • 2009-11-23

    闲来无事

    1、金庸复习得七七八八,穿插着看倪匡的《我看金庸小说》,一看再看三看四看五看,没完没了趣味横生。

    2、TVB的新剧各跟了二十来集,几乎想要打算把《创世纪》重头看过。经典难遇啊。

    3、冬天最讨厌。成都的冬天,尤其难过。

    4、让人等了半年,拉拉杂杂全替我准备了,然后我还是拒绝。一个小时,在人面前如坐针毡。

    5、一份工作的辜负尚且如此。都是自己举棋不定所致。

    6、曾经的目标是做广告。不做广告了,做什么。

    7、倘若继续在这行混,80%的可能是因为懒和胆小。还有20%,在这行业目前的状况看来,基本不可能了。

    8、倘若不再在这行混,一定是不再需要广告给的充实感、安全感、归属感。

  • 2009-10-31

    如梦初醒

    千万别以为自己有多单纯、善良、天真。

    让别人看到委屈,等同扮演弱者,好让自己能仗着抓到了一个把柄理直气壮地胡作非为。

  • 2009-10-29

    你看,我们靠得那么近。

  • 2009-10-25

    放纵

    几乎吐空五脏六腑。

    喝酒都要保持清醒的人最无趣,我就是。可这次我不想了。于是朝不喜欢的人放肆地泼酒,对看不顺眼的人不屑一顾,丝毫面子不留。反正我人事不知。反正我厌恶自己。

    醉后说出的难听的话,当然是真的。醉后的温言软语,最好都不要算。

  • 2009-10-23

    不题

    你讲疯话傻话,我要自欺欺人,互看口不对心,痛见出尔反尔,说了不计得失,却是不战而败,而后恼羞成怒,只得口不择言。

    谁要败兴而归,谁想望穿秋水,谁山盟海誓地让一切一切不翼而飞,其实过去没过去的不过是几场误会。

  • 2009-10-22

    不题

    成都没有想象的那么冷。不过十来天,人南路的地铁围挡已经拆得差不多,当年最熟的人南四段一下子几乎叫我认不得。

    记忆里边,没有哪次走出成都机场能心境平和。剧集重演那么多次,还是难免入戏。

     

    在机场翻新周刊,青春期。不再天真,就不再青春了。

     

  • 2009-10-14

    放一马

    罗拉轻描淡写地领了证。只说了一句,反正跟他领证也没什么障碍。

    我突然知道,障碍这东西,不单单是和自己的人生阶段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