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它在我眼前滑出一道白光,迅速地蜷缩在了一片草叶后边,露出大半个白花花毛茸茸的屁股。

    我大笑,想起一个不太准确的成语——掩耳盗铃,然后蹲下身,拎住它的脖子,奸笑着把这小东西放进手掌,两只手捧着它飞快上楼回家。

    这么小,家里又没有菜叶胡萝卜之类,那么,喝点儿奶吧。我想当然,而且当下实施。还顺便腾出一个农夫山泉的纸箱,铺了几张白纸,给它做了暂时的窝。

    它喝奶喝得欢,拉屎拉得勤,一小颗一小颗,臭气熏天。

     

    上了班,我跟众人得意洋洋说起捡到一只兔子,全员朝我泼了冷水:喝奶?晚上回去肯定就瘫倒在地。多大?那么小?养不活的!不要祸害性命了……

    本人对他们一顿痛骂,心里打鼓,立马百度了N页“兔子的养殖”打印揣包,下了班便以火速冲向超市,买白菜、苹果、胡萝卜、芹菜。

    回到家,兔子安然地趴在自己的一堆便便上,吹胡子玩。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洗菜、擦干、洗苹果、擦干、切胡萝卜、擦干,一股脑扔在它面前。

    丫饿了一天,可一点儿不激动,毫无感恩之心,仍然趴着,瞅都不瞅我。

    我饿到两眼发花,兴致缺缺去煮饺子,间或从厨房跑到客厅看它两眼。

    饺子好了,它也开始吃了,这小玩意的吃相颇为不雅,脑袋一点一点,跟磕头似的,相当没骨气。芹菜,芹菜,还是芹菜,芹菜完了是苹果。胡萝卜白菜?闻都不闻。卡通片真是误导死人。

    吃饱了就是放风时间了,它敷衍了事的舔了两下本尊的脚趾作为报答,然后开始自己跟自己捉迷藏,在窗帘底下钻来钻去,跳到花台上,又躲到沙发底,玩得从小白球变为小灰球。

    着实看不下去,又担心一不留神它就逃离视线范围,只好把它拎回纸箱。

    睡吧。乖。

     

    周五晚,直奔青石桥,宠物商店通通关了门。周六再去,提着笼子、兔粮、木屑、三盆盆栽在街边站了半个钟,打不到车,坐了辆摩的奔腾返家。

    找了条浴巾叠成几叠,铺进笼子,省的它的脚丫子被卡,又翻出买了不用的木头做的调味罐,给它放水、兔粮、蔬菜,把木屑洒在笼子底的托盘上,又把之前被它尿过的纸巾放了上去,好养成它定点大小便的习惯。

    准备停当,我决定给它取名为白二爷。

    它体量还太小,叫大爷显然不合适。可它虽然小,制造的工作量却又足够大。二爷,嘿嘿。

     

    百度说兔子不能喝生水。百度说兔子水果吃多了会拉肚子会发胖。百度说兔子怕冷怕热怕潮。百度说单吃兔粮要便秘。百度还说兔子要尽量少洗澡,不然会拉稀继而嗝屁。

    问题是,它屁股后边拖着屎,整个看上去黑乎乎一团,所到之处就给地板盖上一个形状不规则的黑印章。更可怕的是,它还喜欢跑到鞋柜边,一屁股坐在鞋上!

    洗洗吧,洗洗更健康。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拎着它的脖子托着它臭烘烘的屁股进了洗手间。想想,叹口气,算了,洗洗屁股得了。我清晰地看见,热水从它的屁股上滴下时,此爷打了个激灵。

    在我手指的强制和风筒的温和微风下,它终于恢复了白毛蓬松四爪粉红的美貌,扑腾扑腾撒着欢钻床底去了。

     

    洗了澡,苹果照啃,芹菜照吃,兔粮不误,蹦蹦跳跳,时不时后腿直立调戏兰花叶,它精神得很哪,谁说要拉稀,哼。

    至今我都不相信它死是因为洗澡。

     

    可我也不知道它到底为什么会死。出门前不是还好好的东躲西藏啃花盆子啃得吱吱响么?怎么短短一顿饭功夫,回来就见你瘫倒在窗帘后边?

    我用手指碰你,你不动。我把你像往常一样拎起来,你后腿不扑腾。我摸你的背,白绒绒的毛总也摸不顺。我盯着你的眼睛,它不再像玻璃珠子闪闪发光。我给你切苹果,你连凑过去闻的力气都没有。我给你喂玉米糊糊,你张嘴,闭嘴,又张嘴。我再喂,你再张嘴。再喂,你就伸了伸胳膊腿,又蜷回去,不动了。

    你陪了我六天。我开心,你开心么?

     

    我躺在床上,眼泪一直往下淌。就好像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死一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我悲伤的不是你死了,而是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因为你生出那么多悲伤,可我控制不了眼泪,好像都是因为你一样。

  • 2010-05-13

    转万糖的

    求职,我饿。——告同行书。
    2010-05-12 18:08发表  
    分类:随笔日记  权限:任何人可见  

     

     

    我消失了四个月,故作低调地,在所谓的“江湖”上。

     

    昨天李先生告知我,江湖上传言我接了个15万月费的大单,自己耍去了。我回他,我梦见过15万的。

     

    谣言并不可畏,同行相轻者也见怪不怪。

     

    年后我辞去传说中的牛逼职务,认真地思索了下未来的路,邀约了几位同伴,打算自立门户,公司架构构想核心经营理念创意案例简介等等都已做好,大抵都是我这些年积累和探索尝试的心水总结,并为了心中的理想创意环境做出的奋斗和挣扎。

     

    挣扎失败了。即使构想再完美实力和准备再充分,我却依然输在自己的短板上——经营客户。所以,我没能拿到各位所艳羡的大单,也没能把我的美丽新世界开起来。虽然只是暂时的,也让各位失望了,对不起。事实就是这样。

     

    并不只是金钱和数字在那儿撑着懒惰如我也还坚持着。正如1年多前那场式微的“没有未来”的广告从业者签名事件——大多数同行们最单纯善意的想法,也让这个国家的许多特色国情改变了初衷。如果广告业不是另一种仕途,又被剥夺了享受创意和快乐的权利,还要让这个行业比GWY、小姐辛苦百倍,那我们坚持的到底是什么呢?

     

    是的这四个月我比你们更想要那15万的第一个单哪怕只是10万就好,更想1万倍,做梦都想。

     

    在本分内,相信没有人质疑我接几个15万单独立耍的实力。在本分外,我试图建立一种更时髦儿的沟通环境和语境,这是传统的大公司不可能去做也懒得去做的平台。我把公司起名CLAB,C的实验室,定义为企业的品牌时尚化专家。更多经营细节先不提,但我相信只有那样才能在传统陈腐、审美俗套的作案环境中得以重新解放创意的快乐。

     

    很遗憾,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客户敢与我签单,虽然他们听完我的提案后都激动不已。是的,面对大胆新颖又有效的创意,激动不已,绝不买单。这么些年也都是这样,我们也都习惯了。

     

    但CLAB的模式一定是创意业的未来。就像5年前我把《YOHO》的模式给华谊提案一样。那会儿YOHO的几个人还只是在南京经营着传统电视节目。

     

     

    不能再往下写了,越来越他妈怨妇。我都忘了我该说的正题是什么了~我是来求职的。CLAB没开张,我饿。

     

    下午一上线,我把签名改成了这四个字,然后诸多人发来恶狠狠地慰问,比如:你还用求职啊?你发财了吧,包养我吧?你吹什么牛逼呢求职?我这儿缺文案你快来把?之类的。

     

    我操我为什么不能求职啊?我也得吃饭啊我又不儿富二代~谁规定牛逼的人怕丢面子,就只能托关系找人或者等着被挖不能声张地找工作啊?我现在开不成CLAB只能说时代还没能跟上我们呢,不代表以后他成不了中国最小的大公司,明白么?

     

    我特别正式地求职,善意的各位,你们懂的。如果有适合我的公司的位置,或者有客户资源想与我合作的(我们可以私下聊聊CLAB的细节),瞬间联系我,谢谢了。

     

     

    还有那些我曾经帮助过的人们,机会来了。

     

     

    P:感谢这几个月给予我深切鼓励和实质帮助的几位伙伴,名儿就不点了,毕竟都各在其职,都是地下工作。请你们相信,星星之火没灭,终有一天燎原。紧握你们同志般的双手。

     

    PP:欢迎转帖。有对CLAB感兴趣的同行们跟我在MSN上要PPT。

    ————————————————————————————-

    其实这里边好多话都是我在失业时想说的。不过坊间没有传闻我接了15万的大单,坊间把本人推向了不劳而获的新高度。

    坊间还有许多别的说法。坊间传闻都是屁,博客写字尽装B。这就是本人最近的感叹。

  • 2010-05-11

    坏毛病

    每次写案子需要反面教材时,我就会习惯性地百度某著名广告公司网站,从他们的“经典案例”中DOWN图片,贴进PPT,然后在讲稿时不断以言辞攻击。这一定是嫉妒。

    每次面试新人,我都会第一时间打量穿着,哇,西装……嗯,干净……呃,送快递的……哈,潮人……哎,真土……然后,他们的命运基本就被穿着决定了。这一定是以貌取人。

    但我想,这些毛病大概一辈子都改不了了。

  • 2010-05-05

    祸害

    做广告或被做广告第七年,混沌得不知所以。

    一方面,越来越做不出大多KFS喜闻乐见的东西,看了听了就盼望2012快点来。一方面,在完全不考虑所谓市场、甲方的时候,脑筋转得出奇的快,除了概念,还能迅速将观点落地。

    我绝不承认自己不靠谱,我坚信自己是对的。我认为广告公司本来是由一群会哭会笑吃了地沟油要拉肚子却又忍不住要吃活生生的人组成的,结果却被不贵不成活的观点逼成了会上天能入地喝得拉菲抽得雪茄开得劳斯莱斯并且怎么打也打不死的僵尸家族。

     

    今儿翻成都买房,正儿八经的第一页,刊首语的那页,一姓朱的家伙说:作为一个地产广告人,身上肩负的只有两个任务,一个是怎么迅速把房子卖出去,一个是怎么让房价涨得更快点。

    这大概是甲方最爱听的话。可,但,请问,朱老先生您,既然您这么充满售卖责任感,为什么不去销售代理公司卖楼呢?成交一套多收一套的银子,来得多实在明了!

    真对不起,通过您这话,我断定您往好听里说是个忽悠狂,难听点讲就是个江湖骗子。

    您的广告是有科学标准的,这个标准由理性的电话量、到访量、成交量、交易额等等等等数字构成。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您就是一名伟大的科学家,把自己低调地定义为“地产广告人”足够让我辈庐山瀑布汗羞惭退隐。

    而事实上,您是一个地产广告人,每天听着不够国际化、不够洋气、不够贵这样虚无缥缈的意见,然后亲自或者逼迫下属不断将LOGO和电话号码放大缩小,把尊崇、高端、贵族、金领、精英、巅峰这样了无人气的词语绞尽脑汁打散重组排列组合,以期无限谄媚接近甲方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痒痒肉所在。而您的传播费用收得再高,也永远比代理公司得到的点数总和差了十万八千里。

    您如此理性科学具有强大的责任感和执行力,但没有选择卖楼这份有前途的工作,仍贱卖自己屈就从事这项不是色盲就可以让你换色彩不是文盲就能让你的改字的工作,的确是销售和广告这两个不同行业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憾事。

     

    再另外,您说会骂的人和被骂的人都会发财。比如那个叫叶什么中的,还比如李承鹏。可真的很抱歉,叶什么中即便很恶俗,但真的让很多寂寂无闻的企业有了自己的品牌,而且,他真的赚到了大把大把的银子。李承鹏就不用跟您比了,他有着对您来说严重过剩的社会责任感、是非观、逻辑性,跟您的层面相差至少隔了一个世界末日。

    我只能、只能真诚并遗憾地以您的贵姓来称呼您。猪。

  • LIE TO ME更新大概要等到六月,犯罪心理也莫名停了两周。

    依稀前两周还在套棉袄,陡的就必须穿短裤。我热烈期盼末日预言是真的,那么就不会有那么多闲暇用于支付无形却超重的情绪成本。

    要末日了,于是人类渺小,于是甲方只是笑话,于是工作不值一提,于是旁人都无足轻重,于是那些这些都是浮云。我不会耿耿你的专横跋扈,你不会计较我的小心眼坏脾气。

    多好。

    下了部叫《恶胎》的片子,片名就透着股冷冷的可怖气息。看了十来分钟,直恶心。然后梦见自己怀孕七个月,一直是怀孕七个月,不知是何时有的,也不晓得到底什么时候才是生下来的那天。只得每天挺着沉沉的肚子四处走。

    据称我娘怀我怀了超过十个月。还据称我生下来时有超过十斤。

    那么一个巨婴,长成现在这副自己不喜欢的模样。

    这模样不是长相。

    我也是最近这两年才开始慢慢认得自己。但始终没学会罗拉说的放过自己。

    放过自己才叫智慧。这一点早知道了。

     

    有些事,自己做了就做了,不必拿出来说,别的人不会懂。当然,别人也会做我不懂的事。这些不懂,人与人必须拿什么来换才能彼此心知肚明。

  • 2010-04-30

    消失的光年

    曾经很大言不惭地说,我可能不是成都最好的文案,但一定是成都最好的文指。

    现在,眼见着自己往一条行政的路上狂奔。

  • 2010-04-28

    谜面

    《叶问2》里郑则仕对报馆总编说:真相,你知道什么是真相?你有的不过是良心而已,你知道什么真相?来,我来告诉你。

     

    其实身处其中也未必有真相。人跟人接触得久了,越发觉得真相是魔幻的东西。年纪大了,开始不那么坚信自己的眼前所见心中所感,疑虑越来越多,越来越需要言辞的解释,但真相又恰恰都难以说清,于是所见都是谜面。

    答案也许会在下一期公布。但日子不是期刊。等到公布的那天,也许早把谜面抛在脑后了。

  • 要说我真的不在乎,那一定是假的。

    到新地方已经有一阵子,丢了许多无谓的责任感,也不再揪着看好不过眼的东西不放。因为这里有太多问题,于是找了借口不再思考所谓瓶颈,把许多精神都放在挑刺和解决刺上。

    耳朵里仍会陆续听到一些传言,把那些东西拼凑在一起,那个人的确面目可憎,且有无比高超的智商。没有办法,那不是我。如果我是那样,现在就不会坐在这里。

    如果是那样,我要么飞黄腾达,要么就可以去死。

    有什么办法。那不是我。不要要求自己完美。也不要要求每个人都明白你做过什么。

    我对谁有愧疚么?对自己。你本来可以更像一个好人。

    有什么办法。

     

    我可以把策略案写得逻辑清晰貌似缜密,但没法把自己锁清楚。于是明白总结共性比总结个性容易太多。总不至要拉着一个又一个人的袖子,泛着泪花解释申诉,事实上如何如何。

    更何况,他们大多比我年轻。

    我更大的悲哀,不是因为误解。而是因为他们比我年轻。

     

    换个角度讲,人和人那么近,也常常对感情的需索不同步。一方感性脆弱时,另一方冷眼旁观。再过几天,两人位置调转重头来过。

    那些外人,永远不论有多远,都只是在外边。收不回来的那些毫无目的发自内心,别人不要,我也不会再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