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它在我眼前滑出一道白光,迅速地蜷缩在了一片草叶后边,露出大半个白花花毛茸茸的屁股。

    我大笑,想起一个不太准确的成语——掩耳盗铃,然后蹲下身,拎住它的脖子,奸笑着把这小东西放进手掌,两只手捧着它飞快上楼回家。

    这么小,家里又没有菜叶胡萝卜之类,那么,喝点儿奶吧。我想当然,而且当下实施。还顺便腾出一个农夫山泉的纸箱,铺了几张白纸,给它做了暂时的窝。

    它喝奶喝得欢,拉屎拉得勤,一小颗一小颗,臭气熏天。

     

    上了班,我跟众人得意洋洋说起捡到一只兔子,全员朝我泼了冷水:喝奶?晚上回去肯定就瘫倒在地。多大?那么小?养不活的!不要祸害性命了……

    本人对他们一顿痛骂,心里打鼓,立马百度了N页“兔子的养殖”打印揣包,下了班便以火速冲向超市,买白菜、苹果、胡萝卜、芹菜。

    回到家,兔子安然地趴在自己的一堆便便上,吹胡子玩。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洗菜、擦干、洗苹果、擦干、切胡萝卜、擦干,一股脑扔在它面前。

    丫饿了一天,可一点儿不激动,毫无感恩之心,仍然趴着,瞅都不瞅我。

    我饿到两眼发花,兴致缺缺去煮饺子,间或从厨房跑到客厅看它两眼。

    饺子好了,它也开始吃了,这小玩意的吃相颇为不雅,脑袋一点一点,跟磕头似的,相当没骨气。芹菜,芹菜,还是芹菜,芹菜完了是苹果。胡萝卜白菜?闻都不闻。卡通片真是误导死人。

    吃饱了就是放风时间了,它敷衍了事的舔了两下本尊的脚趾作为报答,然后开始自己跟自己捉迷藏,在窗帘底下钻来钻去,跳到花台上,又躲到沙发底,玩得从小白球变为小灰球。

    着实看不下去,又担心一不留神它就逃离视线范围,只好把它拎回纸箱。

    睡吧。乖。

     

    周五晚,直奔青石桥,宠物商店通通关了门。周六再去,提着笼子、兔粮、木屑、三盆盆栽在街边站了半个钟,打不到车,坐了辆摩的奔腾返家。

    找了条浴巾叠成几叠,铺进笼子,省的它的脚丫子被卡,又翻出买了不用的木头做的调味罐,给它放水、兔粮、蔬菜,把木屑洒在笼子底的托盘上,又把之前被它尿过的纸巾放了上去,好养成它定点大小便的习惯。

    准备停当,我决定给它取名为白二爷。

    它体量还太小,叫大爷显然不合适。可它虽然小,制造的工作量却又足够大。二爷,嘿嘿。

     

    百度说兔子不能喝生水。百度说兔子水果吃多了会拉肚子会发胖。百度说兔子怕冷怕热怕潮。百度说单吃兔粮要便秘。百度还说兔子要尽量少洗澡,不然会拉稀继而嗝屁。

    问题是,它屁股后边拖着屎,整个看上去黑乎乎一团,所到之处就给地板盖上一个形状不规则的黑印章。更可怕的是,它还喜欢跑到鞋柜边,一屁股坐在鞋上!

    洗洗吧,洗洗更健康。我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拎着它的脖子托着它臭烘烘的屁股进了洗手间。想想,叹口气,算了,洗洗屁股得了。我清晰地看见,热水从它的屁股上滴下时,此爷打了个激灵。

    在我手指的强制和风筒的温和微风下,它终于恢复了白毛蓬松四爪粉红的美貌,扑腾扑腾撒着欢钻床底去了。

     

    洗了澡,苹果照啃,芹菜照吃,兔粮不误,蹦蹦跳跳,时不时后腿直立调戏兰花叶,它精神得很哪,谁说要拉稀,哼。

    至今我都不相信它死是因为洗澡。

     

    可我也不知道它到底为什么会死。出门前不是还好好的东躲西藏啃花盆子啃得吱吱响么?怎么短短一顿饭功夫,回来就见你瘫倒在窗帘后边?

    我用手指碰你,你不动。我把你像往常一样拎起来,你后腿不扑腾。我摸你的背,白绒绒的毛总也摸不顺。我盯着你的眼睛,它不再像玻璃珠子闪闪发光。我给你切苹果,你连凑过去闻的力气都没有。我给你喂玉米糊糊,你张嘴,闭嘴,又张嘴。我再喂,你再张嘴。再喂,你就伸了伸胳膊腿,又蜷回去,不动了。

    你陪了我六天。我开心,你开心么?

     

    我躺在床上,眼泪一直往下淌。就好像不知道为什么你会死一样,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我悲伤的不是你死了,而是我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因为你生出那么多悲伤,可我控制不了眼泪,好像都是因为你一样。

  • 2010-05-13

    转万糖的

    求职,我饿。——告同行书。
    2010-05-12 18:08发表  
    分类:随笔日记  权限:任何人可见  

     

     

    我消失了四个月,故作低调地,在所谓的“江湖”上。

     

    昨天李先生告知我,江湖上传言我接了个15万月费的大单,自己耍去了。我回他,我梦见过15万的。

     

    谣言并不可畏,同行相轻者也见怪不怪。

     

    年后我辞去传说中的牛逼职务,认真地思索了下未来的路,邀约了几位同伴,打算自立门户,公司架构构想核心经营理念创意案例简介等等都已做好,大抵都是我这些年积累和探索尝试的心水总结,并为了心中的理想创意环境做出的奋斗和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