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4-16

    死局

    没事,我承认到头来错全在我。

     

  • 2010-04-11

    而立

    在送爹的生日礼物里放了张小纸条,没大没小地笑称:耳顺的可能性不是很大,不如把这九年丢掉,当做知天命之始。

    爹照例没在娘电话时凑上来说什么,只在Q上留了一段字给我:

    古风一首为耳顺而作,送而立小儿并南北上下之子女 

                                        
    踏江涉水去,春风送我来。瞬时花甲了,仍忆尿床孩。我父霜发时,跳拉喜开怀。唯母离人世,终究十分哀。小妹含乳哭,长妹晕声衰。幼弟牵人袖,呼喊阿妈来。天柱一倾倒,人寰欲残败。或语四散去,兄妹谴以裁。时舛周遭命,四小哪堪载。伯父辞高就,毅然捧土归。亲爱侄子女,粥饭苦以挨。兄衣小作妹,妹衣再与裁。愧对我长老,未与一孝跪。清明坟上看,蓬蓬荒草衰。纸钱焚将去,魂欲西门外。默默说祷词,庇晚嗣康泰。今知父母心,斥责实无奈。
    再愧无努力,墓碑少文采。违您滴血教,明了却年败。欣慰天开朗,晚嗣立雄侪。赋悼四前辈,开释我萦怀:
    七湖荷花立夏,博士湾前篱笆。顽儿折柳绦颠狂,如今已花甲。晓镜不往看,假扮黑发。岁里乾坤莫若我,春外凄苦应与它。惶惑了四季,明白了大家。欲走三千里路看山水,牵牛马粗饭两顿,舍不得笔耕土耙。纵儿女闯荡了八方, 
    为山水添加了图画。

    “添加了图画”这种事只是爹的美好愿望。我只知道,本人快三十了。。。

    古人命短,三十而立才算靠谱。本人现在空空如也,给自己放宽点期限吧。

  • 2010-04-09

    我知道自己并不是个谨慎的人。

    这个奇怪的四月,一切都变得不太一样。

     

    贸贸然到了新公司上班,有些赌气也有些无奈的味道。大环境同原来熟悉的并没太多不同,却少了很多保姆心态。当他们皱眉抱怨时,我会安慰,就当是游戏。

    可以被接纳的认真才有价值,否则这认真只能称作是同自己较劲。除了满腹牢骚和被压迫的悲愤外,还浪费大把时间体力,显然没有存在的任何必要。

    有这样的时间,不如花在看些有趣的广告上。不说学习,至少能博自己一笑。

     

    行政挑了些简历约新人面试,唯有一人准时到了,其余通通在约好时间后销声匿迹。这么奇怪的差修养,也不知从何而来。

    坐在办公室干等那些不曾谋面的不靠谱青年,自觉像个被耍弄的送外卖小工——敲了门,一张诧异的脸告诉你:我没有叫,你弄错了。

    我大概真的弄错了,以为别人都是自己,以为现在还是当年。

    面试他人也是尴尬的事。对着那么年轻充满憧憬的脸,我很想说,这行太辛苦,不要幻想,也不要期望。以后你会变得再也长不胖或者胖得不可收拾,会永远挂着黑眼圈,会常常很沮丧。想想自己还可以做什么别的,不要踏这一步。

    当然,从我嘴里吐出来的是很官方的话:对这行有兴趣,才有可能做得好。

    什么叫好?我很久没看到好想法了。梁大师发福的先生叫我兴奋了一会儿,可那是站在外面看。身处其中,不断的催稿电话、字大一点或小一点、这个说法还能不能再犀利或者内敛才是例牌。

     

    说到底,工作、生活大概是一码事,太喜欢的都该敬而远之。

    可付出了就要收到相应回报,这话说起来真的现实得相当不可爱。可谁能真的不计得失?

    我没那么伟大。即使我有真诚善良的想法。

  • 别说我完美主义。

    别说我没有耐心。

    别说我知书不达理。

    别说我残酷。

    别说我温暖。

    别说我聪明。

    别说我笨。

    别说我可爱或可恨。

    别说过去,也别说将来。

     

    在新浪微博的自我介绍上我这样写:幼时貌美,已逝;少年早慧,已衰;成年倨傲,已去;多年文艺……能别再提那么傻B的事儿么?

    然后,我的标签是:每天吃早餐。早睡早起。健康。严肃。靠谱。

    除了严肃这一条偶尔沾边,其余的,已多年与自己无关。而事实上,我也不想变成一个真正严肃的人。但我现在真的很严肃,很严肃地在想一切是对是错。

    错对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不是。能否过得了自己这关,才真的要紧。

    以为的自己终究是幻觉。不痛不快。痛了快了,又如何。枪眼里长出鲜花仍然是枪眼。

    我是不是真的能坐飞机走?我等着看。

  • 2010-03-31

    重复梦境

    大概是这半年睡得太多,一决定要上班,便怎么都睡不沉了。

    凌晨四点多,陡然惊醒,摸到手机打电话,直到对方的彩铃响到“你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才真的醒。

    零零碎碎的片段,只能想起其间一出。而想得起来,大约也是因为类似的梦做过很多次的缘故。

    又回头上高中了。

    我彪悍地举起一张木椅,拿椅背抵住一小混混的脖子,怒吼:姐姐我是念完大学上了N年班再来的!

    梦里的我始终比较内敛,没说出姐姐我混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之类的暴烈语言,着实令我欣慰。

    可反复做梦回到高中。并且永远在面对不同的压力和危机,难道高中我就被机关枪扫成了筛子咩?

    妈的,就算浑身都是枪眼,我也要让这些枪眼里长出鲜花来。

  • 黄某亭作为一狗二猫的家奴,相当不称职。

    东哥是狗,猎兔犬,一狗住约有一百五十平米的天台,花草环绕,绝对豪宅。

    但东哥无疑是孤独的。因为偌大的豪宅,整天都看不到人影。昼伏夜出的家奴对他并不上心,只在偶尔上天台晾衣服时喊他两声拍他两下作为敷衍。

    八爷虎爷是猫,姐弟关系,同吃同睡,据专业养猫人士称,年深日久,可能乱伦。但家奴对他们放任自流,隔几日收一下猫屎就算尽了义务。

    当然了,猫儿薄情寡义,家奴自顾不暇,这家的主角是东哥。

     

    东哥很肥,又矮,肥到走路时肚皮擦地。向来以貌取万物的本人见了便很不狗道地问:阉了没?

    答曰:木。因为这厮不发情。

    本人大惊,那他婚了咩?

    答曰:已婚。娃都生了两窝了。

    再问:那老婆在何方?

    答:惠州。

    本人再惊:分居两地居然不动春心?

    倨傲地答:东哥从不发春。一心想着他老婆。

    本人感叹:又矮又胖又如何,嫁人就要嫁东哥这样的狗啊!!

     

    罗拉前两天喊要寻找一个偶像:世界上还有没有成熟稳重,对生活满意,也让别人幸福,爱着自己的工作,也爱着自己的原配,不害怕生孩子,也不乱生孩子,过着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的人生。

    估摸着她没寻到。可被我见到了。但,如东哥这般坚贞不渝守身如玉一心绝不二用从不三心二意用情不专目不斜视的地球人,到哪里找。

  • 2010-03-29

    不题

    窗帘垮了,堆在地上巨大一摊。于是窗子都露出来,光亮得刺眼。

    终于不用以窗帘缝间透出的那么零星半点光来判断到底是白天还是夜晚。

    电脑开不了机,地板上一团一团的污迹,洗衣筐满满当当,进门的衣架也忙了整个冬天,手机没了充电器。

    头痛欲裂却找不到原因,睡了似乎清醒又混沌的几个小时,极度地渴。

    开始我想,为什么离开那么几天一切就变成这个样子。再一转念,窗帘挂了那么久,电脑用了那么久,没做清洁那么久,冬衣堆了那么久,半夜喝了那么多咖啡抽了那么多烟,哪一件又不是早有伏笔。

    除了充电器。

    我没电,开不了机。

    可我的索爱也买了那么久,常常死机。

    周三去上班,抢在了愚人节前面。这几年的春天,总有些华丽事件登场。谁才是那个狗血批发商?

  • 2010-03-27

    老歌

    不确定

    词:万芳

    曲:伍佰

     

    也许有一天 我会离开你
    长途跋涉 寻找真的自己
    也许有一天 我会需要你
    守着你用我这一辈子


    我对自己 没掌握能力
    原谅我的 不安定
    对于生命 有太多可能
    想要知道自己最终的样子


    也许哪一天 你腻了我
    想要寻我真正的感情
    也许哪一天 你放了手
    不再执着爱情的真谛


    不安全 不猜疑
    我们都对自己有爱的权利
    不知道 不多余
    故事到尽头没人肯定
    Byebye噢 Byebye啦
    对于过去
    我们学会珍惜
    Byebye噢 Byebye啦
    关于爱情 我仍年轻

    爱 真的美丽
    爱 真的有魔力
    最终还是要面对自己
    慌乱的 不确定

    不安全 不猜疑
    我们都对自己有爱的权利
    不知道 不多余
    故事到尽头没人肯定
    Byebye噢 Byebye啦
    对于过去
    我们学会珍惜
    Byebye噢 Byebye啦
    关于爱情 我仍年轻


    也许有一天 我会谢谢你
    陪我看见 残破的自己
    也许有一天  你也谢谢我
    对你短暂的死心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