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19

    我有我的暴躁,你有你的牢骚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10365833.html

    又挂了人电话。

    其实我很讨厌自己这样。可忍不住。

    这个被挂电话的人,认识了很多年。刚刚认识的时候,大家都很穷,不介意共着一点钱花。后来一起开心过,流过眼泪,吵过架,打过很长时间电话,曾经住在一间房子里,一同喂狗。

    我也曾经说过,她是我很好的朋友。

    后来因为一件别人的事,我说,我跟你说话心理有障碍。于是再不搭理。

    她约我,我见了,拉拉杂杂的事情说下来,其实还是跟以前一样的事,却没有耐心听。我执意要走,过了街,她在街对面看我,眼睛像个孤独的孩子。不忍心,还是扭转头,继续往前走。

    有天她喝多了,半夜三点多钟敲我的门。我开了,她把脑袋靠在我的腿上,含糊地说话,说着说着便跑去洗手间抱着马桶吐。冷眼看了半天,回房间关了门,继续睡。

    听见她关门的声音。

    再后来,她快要成我同事。她在银川打电话给我,说看见了很蓝的天。我突然想,那一切跟我有什么关系,她一直以来,对我是非常好非常好的,我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缘故要因为一些所谓的原则和道理坚持自己的屏障。

    何必呢。又是何苦。

    再到后来,她成了我搭档。时常让我恼火的搭档。耳边零散的碎语传过来,听进去,再看一些事,做判断。我想,我还是不能跟她做朋友。

    她仍然常会跟身边的人说,我是她最好的朋友。

    我已经不相信。

    不相信,还是可以做同事。公是公私是私,再怎么不容易区分,想分,仍然是可以尽量的。

    我只是希望环境简单,现世安然。每个人做自己的事,过自己的人生。频繁这样粗暴地去对待一个人,只因为丧失了全部的耐心。

    如果她还是真的把我当朋友,我说对不起。

    分享到:

    评论

  • 睡不着夜晚上网看博果然有问题.

    原来博客底纹是有暗花的. 也可能是暗草.
  • “我只是希望环境简单,现世安然。每个人做自己的事,过自己的人生。”这是一种理想化。随着年龄的增长,耐心会越来越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