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28

    近墨者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11226054.html

    看《奋斗》到夜里十一点多,陡然想起有人要帮忙写稿子救命,于是开着电视边看边写,幸好只要800字。

    看京油子说话受影响,遂成油滑之文。

    —————————油滑的分隔线—————————————

    那年头的流行,可真是挺俗气的。毛不茸茸的半长一身,晴纶的,没腰,直不笼统,胸口还吊着俩毛球球。粉色、大红、粉蓝,洗得久了,遍体满是黑蓝的小疙瘩,跟一不吸水的厚抹布似的。

    偏偏流行啊。流行事小,严重的问题是——我没有。

    当年本人小学六年级,学习中不溜丢。考试成绩这种俗事儿,直接决定了我是否能跟大多女同学一样俗气着时髦。

    可十来岁的小女孩,有几个不乐颠乐颠奔着俗气跑的?

    我妈不是小女孩,买衣服第一着就看材质。这种厚抹布的前生,压根入不了她老人家法眼。于是她干脆想了一狠招,说,你哪天数学成绩上九十了,你要红色买红色,要蓝色买蓝色,要又红又蓝,就买俩。

    最终我都没能有蓝色。红的倒是经久不散,是眼睛。流行来得快去得也快,没过两年,这东西消失了,开始流行皮大衣。

    真皮的东西臭不烘烘,大多又是黑色,跟咱年青人无关。于是乎,所谓大衣,就成了一貌似再也不能抹去的少年阴影。

     

    好了,咱大学了,每个月也有点钞票自由支配了。某天,一同学说,天冷了,陪我去买件大衣吧。这话活生生地把我一下拽得回到解放前。愣了半晌儿,想,海口这地方,大冬天也有二十来度,用得着那东西么?

    出了门投身海南人民的物质海洋,这才明白,海南人的大衣,不过是外套。对,就那种薄的,一层,我们春夏、夏秋过渡时披在身上称作外套的东西。

    大学四年,注定了跟大衣无缘。彻底的。

     

    毕业了。偶像剧里说,年青人工作、恋爱、奋斗都是十万火急的事儿。对我来说,工作是万物之源,什么恋爱奋斗,都往后靠。大衣?那是多少年前的小抑郁啊,真要这点遗憾都耿耿于怀,还怎么直奔前程。

    深圳,是毕业后的第一站,天比海南冷点,汇聚了五湖四海各色人等。半年一过,冬天到了,海风呼啦的,气温稍微低上两度,电视里就成天挂着黄色警报,提醒全民御寒。跑到各大商场一看,哟,漫山遍野的大衣,货真价实,外边有毛夹层有棉里子平滑。

    这下可好,被压抑了多年,一下子爆发了。

    2007年,咱一不小心从全国正南方到了大西南中心成都。刚刚11月,就兴高采烈地把前两年在深圳大批购置的存货搬将出来,准备一天一身大衣在寒冬腊月猛秀。可临了出门,又傻眼了——成都的姑娘扛冻能力堪比小日本,一色儿的长靴短裙小外套。大衣?早上卖包子的大娘才穿呢,管你江南布衣江北布衣,没人买账。

    不就是件儿大点的衣裳么,穿穿就真那么难?成都阴冷的12月,咱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奋斗 2007-11-28

    评论

  • 呵呵,好看。
  • 哈哈哈哈, 笑岔气了, 好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