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1-23

    几个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14379261.html

    A

     

    每年冬天他都会从那个遥远的海岛冒出来。有一年是,你能不能不回家?有一年是,让我来陪你。还有一年是,过年我跟你回去。

    每一年我都会拼命去回想一些事。回想某一年的凤凰树开了满树的火红,我从他身边走过去,上楼,然后趴在8楼宿舍的阳台上看他,心怀悲伤。

    他希望我不要回家的那次,我头发很短,加了很久的班,脸色暗沉,穿G-STAR的外套和裤子,非常邋遢和臃肿。去见他前,我很讨厌自己的样子。转身上了出租车跟他告别后,我觉得自己比他要好上太多,起码没有发胖,没有觉得人生就是那样的混吃等死。

    再一次,我压根没有见他,让别人拿着电话说:她喝多了。

    说要跟我回家这次,我没有任何反应。

    有些人固执地以为一切都没有变,固执到以为自己也没有改变。这不知是不是优点。

    B

     

    他走过的城市路线同我很像,但一直时间错开。我的第二次和他的第二次来成都,才有了交集。我们为此互相嘲笑,称对方为浪子或浪女。他常在深夜喝了很多酒之后发信息或打电话给我。有时是一首诗,有时言辞愤愤的恶毒——你是不是以为谁都特别想娶你?

    他说那话那天,我躺在床上火冒三丈。当然不是。他显然错了。

    我跟他说,今年你的名字叫“我要吃饭”。起初,在电话里我说:我要吃饭,他会不明白,马上问:想吃什么?于是我教他,我要吃饭是你的名字,如果在一次对话里,这四个字出现两次,才会是我真的要吃饭了。

    我显然在欺负他。口头上占他便宜,吃饭让他买单,心理永远占上锋。这种时候我都会很开心,事后又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像他这样凡事顺从我的人,会刺激我膨胀自己的劣根性,仿佛回到被当做宠物的小时候,霸道、自私、蛮不讲理。

    但是他仿佛比较乐意我如此。但是我已经不是小时候,我在学会慢慢修正自己。

     C

     

    他常常像小孩,带着哭腔耍赖或是大吼着发火,绝无道理可讲。你要么不忍心,要么怒从心起,结果总是只好随着他去。

    他有时又心眼太多,对一些大势已去的事盘算再三,并努力自我蒙骗。我看着,不出声点破,想,得之吾幸失之吾命,到头来一定是失望,挣扎来去又是何必。

    他总是用无赖般的真诚叫你无技可施并放弃原则。我取笑他:在别人都在拼成熟的年纪,你跟人拼可爱,实在是善于找差异化和突破口。他无赖地得意大笑。

    在他那里,我学会忍气吞声,学会宽容,学会退让。可这不是我的本性。我只是懒,不想动脑子来规划什么,希望有人能替我安排一切。

    因为他,我彻底明白什么是“因为懂得所以慈悲”。因为慈悲,所以不能见他为难。因为慈悲,所以不忍看他沮丧。因为慈悲,所以不想让他失望。因为慈悲,所以不可以。

    懂得,是早早懂得了。但慈悲能延续多久,我想不会有人有答案。我的弹性,大概终究有天会松弛。这对谁来说都不是值得开心的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推币 2008-01-23
    似曾相识 2007-01-23

    评论

  • 哈哈,改了连接名儿呀,看来大家都是在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