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3-07-14

    存个档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234784508.html

    机缘巧合给写的某专辑文案,被枪毙可能性几乎百分百。存个档。

    ——————三百年不写字一写必在千字以内的分界线——————————————

    掀开每个胖子的T恤,肚皮上都散着一群枪眼儿。好在打赤膊儿不流行了,满大街小巷的人都有模有样。

     

    胖子们总爱坐在夜半的街头,就着啤酒烤串漫天海聊。聊到酒喝干,肚皮鼓胀,小贩儿收摊。吃饱了散了,其中有一个会仰起脑袋嚎两声。跟他背道而驰的,总有人会远远跟着吼一句,算是道别。

    他们聊姑娘。是的,姑娘永恒。人人都唱姑娘,姑娘也大多有着相似的模样和相同的倔强。故事开头总猝不及防,收尾永远天各一方。

    他们还聊过往。阳光刺眼、叶子发亮、知了没完没了。那会儿爹是个浆糊糊了脸的领导,妈还爱俏,爷爷奶奶辈的,总笑着看你闹。

    他们还聊理想,人人都想要沿路看花、沿途纵酒,身在南方就向北,心在北边就脸朝南。可理想最容易聊到最后就没音儿——说起来头头是道,麻痹的不是路痴的出来走一个瞧瞧?不如笑了哭了散了就忘,一切也就还好。

    鸡叫了,随便一声儿就把吹的那些牛逼给当头浇了,烟屁股也懒得熄,想:操,能聊出来的,总无关痛痒,不如睡觉。

     

    现实世界不怎么好。是的,不怎么好。

    梦里的桥倒了,都没资格上新闻头条。最爱的那个人去了,擦肩而过那么多人,都不知道。姑娘留下的疤是在台上不小心唱黄了的音,正巧遇到台下嘈吵,根本没人注意你心里的三三两两,可他们还要鼓掌,你只好笑笑。

    现实世界也没什么不好。是的,足够好。

    房子有了,哥们儿有地儿混了,再没房东突击上门斜着眼说:这屋要卖了,您老挪窝吧。车也开上了,能载着姑娘四处晃了。你说堵车?帝都的路上,人马萨拉蒂不也堵着呢。专辑出了,快男唱了,姓董的小姐火了,传说中的巡演一场接着一场,还想怎样?

    不必怎样。

     

    不必怎样。玩民谣的,个个会说谎。看起来善良的,其实是个小清新的流氓。每个人都有青春,都曾误以为谁谁的名字就是自己的一生。而那些小时候在被窝偷偷数钢儿惦记一只雪糕的,更容易明白那些唱出来的、其实都是那些没法说出口的有关痛痒。

     

    听歌儿吧。让自己以为XXX是个瘦子,天真、清澈、忧伤、明亮,让自己少没事儿数枪眼儿,却不忘记生命里那些钢儿的嗡嗡作响。

    就这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流水 2008-07-14
    粉笔画 2005-07-14

    评论

  • 写在哪的?发表了说一声,去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