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18

    正经该干活的时候正经地不干活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24948990.html

    愤怒变得轻易。即使我并不以为自己愤怒,旁人看来也觉得如同气球爆炸。

    于是觉得平静的可贵。就算用冷漠、毫不在乎伪装随和也无所谓。 

     

    W打电话过来,声音完全不在可辨识的记忆里边。他说出名字时,我脑里跳出的是刘锡明的样子。

    当年高中的校草,次次考试排年级前三的男生,剪着分头,一张线条精致清秀的明星脸。在教务主任每次遇见我都会毫不客气质问我几时转学的那两年里,每次班主任以外的课都坐到我身旁的空位上,每个周日上午都从家骑三个小时的单车到学校,然后每个周六中午在学校门口等我。

    他对除我之外的女生不屑一顾。他坐到我身边,我平静相对。他等我,我视而不见。他下了晚自习守在我们宿舍门口,我义无反顾去画画,不辞而别。

    毕业了,各自上大学。寒暑假他约我出门,我出门晃一圈,喝杯水打个照面便回家。他写信给我,我草草看完,只字不回。

    后来我们都明白了。他所向披靡而我不为所动,所以他一直不甘心,再接再厉愈挫愈勇。我被老师冷眼被女生斜眼,所以我不必受宠若惊,必须把他扔在脑后冷淡轻视。

    年轻真是蛮不讲理骄傲到可耻。

    他没结婚,可有了儿子。这事挺像他的风格。

    我习惯对他冷淡,借口要开会,挂掉电话。通话时间显示4分钟。说了什么完全不记得。

    这种冷淡于我,已经难得。因为我习惯冷淡,于是冷淡得全不介意,坏得真实到入木三分。 

     

    常常想,我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又为什么不能变成从前。

    我知道,乱七八糟的情绪不记录,马上就会烟消云散。开心的事记录了,再想的时候事过境迁,也难得第二次开心。难过的事记录了,过往活生生在眼前,又何苦自找不快。

    大概正因为如此,于是多数人老得莫明其妙,没有章节。

    罗拉在博上说,年老是最不纯洁的东西。大学时全班最愤怒的黄同学也曾经叫嚷:人越长越老,越老越坏。

    前几天有人很委屈地抱怨:你们想过没有,大概我并不像你们想象的那么成熟,你们从不跟我沟通真实的想法。我立马想告诉他的是:大家都是成年人,不能因为你拒绝长大,我们就所有人都跟着你的步骤往前走。

    结果是我什么都没说。因为我不像他那么天真。我觉得自己很可耻。想要的不肯开口要,硬要人家先知先觉,一旦等不到,便怒气冲冲满腹委屈扭头走掉。这样的人,原本就没有资格委屈。这种骄傲是假的,根本不堪一击。

    其实,我们都在变老。变得越来越不愿意讲真话,笑得越来越容易,哭得越来越少,更轻易就会放弃,更害怕挑战,更善于隐藏自己的缺陷和小心眼。

    我从小就太善于讨好自己想要讨好的人。所以我一直比你们成熟、虚伪。我不能忍受我喜欢的人不喜欢我,不接受我不喜欢的人认为我不好,害怕在乎的人看穿自己的一点点自私和做作。

    可是人生而不完美。日子一点一点过,我一点一点修正自己能够意识到的毛病,可仍然无法完美,这是多令人沮丧的事。

    这就好像我一本正经竭尽全力地拼一张宜家的桌子,却不得不面对螺丝拧得不紧桌腿不牢固的缺憾,更无法不想到迟早有天我会将它抛弃重新出发。

    我只好发誓,再也不去宜家买任何需要自己动手的东西。省去以后记得自己还曾经努力。

    拧螺丝太用力,右手掌心打了个泡。我再也不干了。绝不。除非我觉得我有能力永远带着它随身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转身 2006-07-18

    评论

  • 我也不喜欢喜欢的人不喜欢我,但是也许他一说出口喜欢,我就不喜欢了,因为这意味着他妥协了——不喜欢别人说我不好
  • 正经该办事的时候正经地不办事
  • 想念你所以过来看你.....
    从来都陌生的陌生人......
  • 于是觉得平静的可贵。就算用冷漠、毫不在乎伪装随和也无所谓。
    ……
    人都是越老越平静,你跟人反着来。或者你压根还不够老,不够老到对不纯洁的老点头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