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5-03-21

    几次告别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272150288.html

    那天我们四个人在车里,我们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

    电台里在放《遥望》,董小姐迅速开大了音量,我跟着哼,刀刃儿和梅梅不知其所以然,得知答案后就为自己年轻了两岁得意洋洋,然后表示,这首歌和《东爱》太像了。

    我和董小姐炸裂。

     

    张一白真是个好多好多年都没有进步的导演。但他有抓住年轻矫情的小聪明,而这小聪明他也吃了好多好多年。

    人也是努力拍过《好奇害死猫》的,可总不如说青春谈爱情讨巧。

     

    99年冬天,也是四个人,分头窝在家看《将爱》,看完就挨个打电话聊,有的没的、无边无际。

    后来我和另一个人牵着手出了教室,自此四个人分道扬镳,算是老死也没相往来。

    而后的两年,我的记忆就完全空白了。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情绪、任何故事存在于2001和2002。

    我是个还能清楚记得上幼儿园第一天自己如何出逃的人,那天的天气、菜市场的人群、我妈的疑问、老师的焦虑,通通都还一清二楚,可关于那两年,真的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大学毕业很久以后,我才突然发现那一段断了片儿。不想总结为什么断片,可事实就是断了。

    那是一次迄今我都没搞清楚原因的散场。锋利尖锐得胜过任何一场失恋。

     

    整整十年后,没有任何预料的,我又一次断片了。

    关于2011,我记得我一个人去看了《将爱》,电影版。一个人在黑暗料理一边讪笑一边流眼泪,然后,一个人在北京的酒店里,用ipad把《因为爱情》翻来覆去听了七万八千遍。

    嗯,是的,2011年和2012年又空白了,没有印记,没有快乐、不快乐、笑,和哭。

    然后我就变了样。放下了所有无谓的虚荣心,不再看书、不看稍微有一点点深度的电影、不再陷在情绪里跟自己撕扯,和骨子里的肤浅终于和了解,变成一个只要衣食无忧,就能笑嘻嘻追着TVB看的女人。

     

    我一点也不怀念年轻,只是记得。我一点也不留恋年轻,只是没忘。我还有一点点心结,发誓此生都不原谅。但不原谅,也不会怎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谁比谁病重 2009-03-21
    三月 2008-03-21
    深圳中年男 2006-0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