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11

    跳不了级,升级也是好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27557510.html

    觉得自己什么都是错,所以总在审视过往上浪费时间。

    于是又回顾这一年。

    没坐过公车,没去过农家乐,没发现新的苍蝇馆子,没到过古镇,没找到新的有意思的小店,没认识有趣的人,没进过一次酒吧,没有,没有。

    可是客观来讲,除了工作,也做过别的让别人让自己开心的事。

    那些事从前的我不会,可我愿意学,只要有人觉得有意义,那便有意义。

    问题是,自己在做的事一旦评判权交给别人,你就丧失自己。

    这一年我没有自己。我把评判权全部交给别人,做完每件事后,就像一只巴巴的小狗,等着别人的反应和回馈。

    别人肯定,乐上几天。别人否定,闷上几天。别人不应,憋上几天。

    当年誓死不练毛笔字、二话不说扔了数学书跑去画画、一言不发参加普通高考、三言两语便与人老死不相往来、低头一人拖着行李从海口飞到深圳、笑着冒雨搭清晨飞机离开上海的那个人,真的是我么。

    老友在电话那头感叹:那时候在天涯掐架,也只有你潇洒地不用马甲,直接应战。

    从来不像现在,没有丝毫勇气改变。

    这一年过得如同刺青的过程,一针一针扎下去,因为希望看到自己喜欢的图案在皮肤上逐渐成型,所以全部隐秘的小刺痛同时也是小欣喜。 

    可我一心照着自己希望的那个图案去想,也没胆子去问刺青师父刺的是哪出故事,只是等。

    慢慢刺,慢慢等。也是一辈子。

    可我等不及。我想要答案。而刺青师父什么都不说。

    把自己交出去,只要所托非人,就只会得到血肉模糊。这等的过程,是测试别人,也是测试自己。

    我只能临阵脱逃。我等不及。或许临阵脱逃这个词,可以改成亡羊补牢,可以换成悬崖勒马,可以变做破釜沉舟,也可以仍然回到自欺欺人。

    然后呢。脱逃。脱掉什么,逃去哪里。刺青留下的疤,要涂什么药才会没有痕迹。

    重新开始坐公车,重新开始独自旅行,重新开始走街串巷,重新开始学会交朋友,重新开始看地图,重新开始听人唱歌,重新观察身边林林总总的笑容和手势。

    又快到9月1号。每个学期都是新开始。不及格的那次考试,你不刻意去忘记,自然会忘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这个世界跟你还是有关系的.
  • 我知道你又有什么动作了。
    我啥也不说了
  • 刺就刺了,洗它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