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01-20

    不管冬风怎么吹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337064731.html

    三十岁之后的有段时间,每天睡到自然醒,起床了就慢悠悠洗澡、喝个咖啡,然后慢悠悠带着狗下楼,在小区里胡乱转一圈。天气有时好有时不好,有时冷有时热,院子里有时开桂花有时开梅花,胡乱走来走去,脑子空空。常会在陡然一个瞬间觉着,到了中年真好,变成一个丁点儿思想都没有的人,年轻时候的那些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睡不着恍如隔世,拼命想原因都想不起,只想皱眉翻白眼。

    那会儿觉着人生就会那样继续下去。周而复始。安宁祥和。直到有一天一觉醒来,白发苍苍、儿孙满堂。

    但作逼是不会那么轻易放过自己的。

    到了三十五岁,一切都变得不对劲。有力气给自己给他人找茬的时间越来越少,但自己知道内心空洞越来越大。

    终于在一个夜晚爆发。

    其实也是件小事。

    我一个人坐在深夜的烧烤摊,看着手机屏幕明暗闪烁,不断有来电,实在没有话好说,干脆把电话扔进包里。距离上一次这样急切的与我联系,大概已有很多年。而很多年前我对着索爱608c的屏幕时,不接电话忍得很辛苦。

    我看见自己对这样的生活厌倦透了,只想随便吃点垃圾烧烤之后再随便找一间小酒店躲起来。

    当然我还是回去了。像很多次想找个地方躲起来一样。回去了。

    并没有哭。一切都是预料,没什么好哭的。我只是冷冷看着他,问:我要你到底有什么用?

    他有瞬间的恼怒,但又迅速恢复常态,冷冷回我一句:你到底又怎么了。

    日子仍然继续。

     

    直到几个月之后,在上海。写到这里时,我脑子里莫名跳出一句烂大街的话:莫忘初心。

    问题是,那个“初”要从哪里算起。

    从一张张国荣的纪念专辑开始么,还是那坨比我还大的熊,或者是我用那台迅速丢失的惠普敲出的那份DM单,那扇关不上的窗,还是别的。还是深夜吃完烤串后的暴走、鲁马滋的整个下午、一直不停的雨。

    发生的一切和说过的每句话都是真的。这才是真让人崩溃的事儿。

    到了中年,终于又活成每天听李宗盛的一坨浆糊。随便一句歌词拎出来,都心有戚戚。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回,回,回 2009-01-20
    我们 2007-0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