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0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266.html

    衣柜里还是从深圳来时带的那几件衣裳,翻来覆去地穿。

    天老在下雨,稀拉拉往下落。出家门时,出公司时,总会砸在脑袋上。不痛,也不凉。

    去年的成都,似乎要闷热得许多,阳光也烈,以致到上海时,前同事几乎都要认不得晒成黝黑的我。

    那天终于不加班,跑去novo想寻两件Tee和短裙,结果看上的无一例外没有小码,顿时又绝望掉。没衣服穿也好,省了每日对着衣柜无所适从的甜蜜忧伤。

    连吃饭都提不起兴趣。每天出家门前还要记得关窗,不然晚上伴着我入眠的就一定是火锅里辣椒混着牛油的味道。还有串串、冒菜、钵钵鸡,跟火锅的区别在哪?我味蕾不够敏感,着实分辨不出来。

    转身说,昨日那东西通篇看起来都很绝望。其实开始我是打算拿绝望做标题的,想了想,怕吓到一些人,更怕有些人胡乱猜测打了电话来问,于是改掉。

    这两日脑子里不时冒出《湘君》的开头,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去看转身的博,开头居然也在说《离骚》的“犹疑”。看来取舍之事于常人来讲,确是人生最大的困惑。几年前玩笑说,屈原这家伙,几千年前就写尽了天下的怨妇情节。倘若不是揣了暗恋,何至于要投江。

    写着写着便岔了。生活这样,日记也就这样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耿耿于怀 2006-07-05

    评论

  • 你好久好久不更新博客啦
  • 想起那年第一次见到你,挖空心思想要买件好衣裳,让你看上去觉得我漂亮,现在却没有这个心思了,见谁都是乱发一团
  • 你这么一分析屈原的死,我顿时觉得粽子这东西都多情起来了,嘿。转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