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30

    琐记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268.html

    突然一下便清空了。这些日来的厌食失眠无非缘由于一点动荡。而这动荡于我,迟早都是要来。与任何人无关。

    想要和得到永远不会平衡。并非贪求更多,只因自己并不明白自己。这样的不明白,被人点破,也不算得坏。每走一步总会有价值。至于考虑这价值是必要或不必要,仿佛就将事情上升到了活着到底有没有意义的层面,永不会有标准答案。所以,不再想了。

    能快乐的时候尽量快乐。只要自己快乐,不影响到旁人,就是对自己好吧。

    昨天下午冲出公司去打车,太阳无比刺眼,晒得整个人都要融掉。全身的水分被蒸发出来,于是不必哭。待到回了家,水分又回来。其实我不该那么爱自己,问题早能预见,不过是瞬间的屈辱而已。何况这屈辱是自己选的自己想的,无须怨谁。

    打扫完卫生,接客户电话,继续笑。洗把脸出门,照常做人。

    任一件事情都要洞穿到本质,是无趣的事。世事变换纷繁,不是一部猜得到结局的电影,这也是让人能摸着石头前行的原因。

    很想念深圳的那帮朋友。即便那时见面并不频繁,但想起来真的都是开心。
        还有些人,真的不欢迎再出现了。你的本质,我未能一眼洞穿,这是我的错。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末日 2009-06-30

    评论

  • 昨日在金店买了块玉坠子给自己安心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