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21

    遇见成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272.html

    门外推土机轰鸣,院内竹子围合成一个小小的竹林,把影子密麻麻的投在地上,里边照例有人喝茶下棋胡侃,挨着林子的老旧的窄木门暂时还在,敞开着,却把尘土喧嚣全关在了外边。

    右手边是原来的老房子,被拆得只剩下几根木的房梁,灰头土脸直愣愣地支着,蛛网都还悬在一个一个的旮旯里。男主人半躺在已经遮不住阳光的屋檐角落下边,把身体全部的重量放进一张竹椅,闭目养神。

    叫了几个简单的菜,过了一个小时都还不来。我们有些着急,喊了半声老板,又咽回去。摇摇头嘲笑自己。

    这是现在的宽巷子。

    05年时,这里还是两排齐整的老房子,一人合抱的梧桐树没什么规则地长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一条黄狗一条黑狗都是不同寻常的肥,沿着巷子疯跑,每天玩着对吼却从不走近的游戏。龙堂边有门脸破败的小店铺,里边藏了大量的藏银镯子和尼泊尔布包。

    一杯素毛峰4块钱,附加一个满当当的暖水瓶放在你脚边。

    无地自容的,显然该是白得碜人的墙、刷了桐油的新到可耻的黄灿灿的原木门窗。可现在就是这样了。地上铺着水泥,仍然坑洼。小小的店铺早已关门大吉,老房子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模样。砖墙、老树、屋顶的杂草记下来的时光一点点被推倒、掩埋、毁尸灭迹。

    只有巷子入口那栋最特别的房子还在,门头那两个字重新塑过了,依然认不得。

    我仰头看那字,指给同事。一位老人背着手从里边走出来。他说那是钟鼎文,庐恺。不明就里,继续问。他用成都话告诉我,庐,草房。恺,快乐的样子。住在草房里,日子过得很快乐。

    他却丝毫没有快乐的样子。来跟我讲这老房子的历史,宽窄巷子的拆迁,这房子为何得以留存。成都话我听不清楚,他说得亦模糊。巴金,政府,摄像,打人,放火。短短几年,两条路面宽不过十米的巷子,也是一部斗争史。

    果然,这房子还存在是有缘由和来头的,并非因为政府部门的智慧。

    再过不久,成都就又多一条明清仿古街了。星巴克哈根达斯都会出现在那里,游人如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镜子 2010-06-21
    无标题 2006-06-21
    醒时做梦 2005-06-21

    评论

  • 去五凤啊五凤啊多的我就不说了
  • 又是仿的的,没劲~把原创的建筑拆了,再塑一个现代化的来模仿它,这就是MADE IN CHINA,高GDP____刘晓霏
  • 娘子,你……你你你你你……你竟然打人!!!!!!打也就打了吧,既然已经出了手,还留了后患,摇头,不得不鄙视你了。
  • 原生态就是.... 我咋想起阿宝了. 投机分子
  • 你继续不理我嘛
  • 还是我还是我所以,IPOD的充电器我不还了~~
  • 一~~~
  • 楼下那位网速真快,好~~
  • 哎呀呀!!但是还是觉得如行云流水般~~
  • 不过第一次见识你的字
  • 你不支持政府工作!
  • 写的随性, 流畅, 终于又见原生态文字, 嘿嘿.投机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