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10

    呓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277.html

    我把所有的衣物又打包了,我把当当邮寄过来的书一本本放进箱子了,我把自己买的朋友送的纸样公司留下的各式各样笔记本都收拾了。我把这些那些都码进巨大的编织袋里,拉上拉链贴上宽的透明胶,让人帮忙全部寄回家了。
    我随便挑了几件衣服,两本书,塞进从哥们那拿来的箱子,把钥匙留在茶几上,背着背包拖着行李,到机场了。
    成都就那么快地到了。快得准备去接我的那些人,还让车子停在办公室的楼下。
    工作急急地涌过来了,在我还来不及看这个城市今年五月的模样,就来了。
    天黑得太晚了,晚上8点了,还像是刚到下班的时间。每天坐得太久了,按摩时,那个北方男人感叹地说,你的脖子怎么僵硬得像旁边那个五十岁的女人呢。
    一室一厅的房间太空旷了,空调的轰鸣太有节奏了,衣柜太大了,我所需要的空间太小了。
    房价涨得太快了,出租车太难打了,天气变换太无常了,我真的已经累了。我不想把一堆一堆的数据大片大片的溢美说辞放到一本劝人买楼的册子上,我不去想,这个世界怎么了。
    我又回深圳了。公司人又多了,陌生的脸和声音又闯进来了。消失几年的哥们又跟我在一起玩了。我们还是在一起么。
    有人跟我拥抱了,有人说我瘦了,有人捏着我的胳膊笑了,有人把脸别过去了。有人问,你怎么了。
    我说,我被流放了,再回不来了。哥们姐们,再见了。
    到底什么才算是一场流放呢。我转身了,也没有人尘满面、鬓如霜一枕好梦作黄粱。
    有人问,你什么时候回武汉呢。我想一想,你不要催我好么。
    高考考完了,今天的快男结束了,陈楚生晋级了,越来越多人喜欢他了,一同看电视的朋友一起走了。电视还开着,小弟的《姑娘》变成那个戴花的女人的背景乐了。
    一来一去的短信发完了,今天的工作告一段落了,明天的加班还要继续。把电视关掉,灯都亮着,彭春霞唱,时间滴答滴答滴答地响。
    有没有人,有没有谁,陪我再去一次北方。
    分享到:

    评论

  • 又看到你写到陈楚生了,嘿。
  • 有.我举手了!
  • 去一下草原或者沙漠, 心灵该休息了. 嗯.投机分子
  • 我想当阿姨.很想很想.
  • ~
  • 昨天在新家里看的陈楚生,也是第一次看快男,一个灵魂歌手应有的风采在 原来的我 里面集体爆发,好像没有理由不去支持这个魅力男生,就投了票,希望他能一直楚楚生辉,希望你会高兴!欢迎来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