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05

    青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278.html

    这个时间来写博,还用这样的标题,实在是严重不靠谱的事。
    事情其实很简单。周末回了深圳,见了一群人。04年消失的,05年离开的,06年出现的,07年突然到来的,一张张熟悉的脸埋在七嘴八舌的陌生声音里,宛若时空错乱。
    短信跟罗拉说,我有点懵哦。她回:幸好我不在,不然你会发疯。
    我真的会疯的。船在阳江上突突前行,发动机的声响轰鸣两岸,我坐在长椅上边,脑袋靠着铁栏杆,眼前的镜像跟打摆子一般一直抖。张同学就在我对面,仿佛回到04年4月——我倚在厨房门口抽烟,他在里边洗碗,边洗边扭过头来跟我说话。陡然间他清醒过来:我靠,我怎么感觉现在你像个男人我是个女人?
    我笑。脸颊上的肉跟着船舷抖。他长大了,比以前胖了些,肩也宽了,身上披挂的不再是睡袍,脚上也不再是人字拖。换了白的T恤和黑色短裤黑色凉鞋,干净清爽。吊儿郎当的劲儿还在,站在那里,却是个实实在在的男人了。
    还有那次,我们在7-11买了一堆小吃和啤酒,在华侨城酒吧街的顶楼平台聊天,当对方都说自己最想去意大利时,居然好像遇见知音一样兴奋。
    那年头我们真年轻啊。
    后来他走了,回了南宁,飘忽不定。零散得知消息,也并不挂记。
    另一个人是肉肉,我们称彼此为最佳搭档。他头发又长了,蓄起了小胡子,越发像一个气质卓然的设计人。当年我们每天隔着楼上楼下恶语相向,吵架、抱怨、甚至砸杯子砸到公司没人敢发出声音,可吵完了骂完了,照例一起吃饭一块喝酒,一同不买总监大人的帐在会议室里相继拍桌子走人。
    我们约了一块辞职,但他比我彪悍,走得比我早了一两个月。我晃了一圈回到原地,他为自己的小公司终日奔忙。
    就是这两个人,在公司集体出游的时候不约而同地到了深圳,然后跟着满满一屋子新旧人一道作自我介绍。
    肉肉说,boss,在BOB的日子是我在深圳最开心的一段,我没什么好说的,只能说,我们这些兄弟把青春献给你。
    我眼睛红了,赶紧跑出门去。
    我们曾经那么年轻。现在依然年轻。妈的,难道因为永远年轻,所以永远热泪盈眶?
    擦了眼泪干活吧。路还长。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阿杰也回去了?! 那场面是很感人,想像得出来~
  • 你能想象我们老了的时候拿这些记忆下酒么?
  • 你这篇写得真是热泪……
  • 我脸上蒙着雨水 就象蒙着幸福 推荐一下这首歌曲!
  • 青春就是拿来挥霍的,哈哈.
  • 晕死,搞得象石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