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2-02

    牛仔满天飞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11.html

           飞在天上的都有可能是鸟人,穿着牛仔裤,就是牛仔么?

    那年头,牛仔们都戴微微卷起的阔檐宽顶毡帽,大号铜制皮带扣落在腰间,脚上蹬着笨重结实得能踢死一匹马的靴子,胯下的牲畜都英武非凡……如今马儿们要么活在跑马场,要么关进了动物园。那些真正属于牛仔的装备,也没人会再一股脑披挂上身,早已彻彻底底沦为配饰。

    小众生活必需变成了大众流行,后果便是如此。

     

    还是要庆幸牛仔流行起来了。感谢1840年的加利福尼亚淘金潮,感谢犹太青年Levi’s的灵机一动。要不然,当年的凯鲁亚克、甲壳虫们能穿什么来表示彷徨和愤怒?倘若《on the road》著名的封面设计上,那个斜倚着汽车,干瘦巴巴、神情玩世不恭的男青年,小瘦腿上裹着的不是靛蓝的竖纹牛仔而是Armani正装西裤,恐怕垮掉一派们都宁愿光着屁股横穿美国大陆到达墨西哥,约翰列农则会决定常年以吉他遮盖下体上台演出。

    以上都是1840年到1960年间的事,也是牛仔最好最纯粹的年代。对于奔驰在美国西部的正牌牛仔和密西西比河以西的农民来说,这种结实耐磨的衣服能够降低生活成本;对叛逆的文艺摇滚小青年而言,牛仔则是非主流意识形态的一个标记。但这两个截然不同的人群,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牛仔作为表明身份的工具。

    天哪,如果一直这样进行下去,拥有一条牛仔裤是多么值得炫耀的事。可惜,最好和最坏通常没有分水岭。在甲壳虫忙着成长为牛仔最佳代言人的同时,LeeCooper别出心裁地将女装牛仔裤拉链从侧身改至中间,性感的梦露套着它招摇过市,猫王也开始穿着它唱情歌。这对著名的男女被无数粉丝追逐,也顺势把牛仔推上了风口浪尖

    此时,美国嬉皮和英国朋克也长大成人,他们抢过梦露猫王的接力棒,把牛仔往一条游戏叛逆的路上猛推,表达颓废的自我。牛仔的鼎盛时期到来,版图终于扩大到了全世界。

    流行能毁灭一切形而上留住形而下。牛仔嬉皮朋克们都老了死了,剩下的脏破牛仔裤却火到了社会主流圈。从前牛仔所代表的特殊身份、文化意义、生活观点全被盲目然而势头强大的流行冲刷得荡然无存,单薄到只为流行,只为除了它没有别的可穿。毁得一如最小众的画派被全世界模仿、最另类的音乐被全世界传唱。

    梵高生前贫困潦倒身后被人无尽模仿,这是否可喜可贺?当然,牛仔不至于那么悲情。最起码,全世界人民在裤子的样式上,有了更广泛的选择。

     

    一成不变的布料裁减已经流行太久。单单在纯粹的牛仔布上制造出撕破、裂口、毛边、怀旧猫须、擦水印记再也不能满足潮人型人的胃口,促使老牌牛仔各大品牌制造商不断求变。牛仔要经久不褪色,设计师们制造出斜纹布料,再不会有顺着竖方向褪色的廉价意味;牛仔要便于行动符合人体工学,所以G-star在关节部分选用了灯心绒拼接或采用立体剪裁;牛仔要跟上世界潮流,MISS 60用柔软的绣花、珠片、绸缎在坚硬的布料上做出离间效果;牛仔还可以轻软贴身,Texwood2005年的修身超轻款,套上身就好像一层细致顺滑的皮肤,终于让她家在销售额上扬眉吐气了一把;牛仔更要奢华能登大雅之堂,2006年,Levi’s便把一批限量版的牛仔裤牛仔衣的双弧线镶上斯华洛世奇水晶……

    莱卡来了、抗菌纤维来了、纳米材料来了,它们被加入牛仔布料的制作工艺,牛仔的科技含量越来越高,越来越斯文淑女了。

    偶尔也有人洞察到了牛仔迷们的执意复古情节。香港TOUGH干脆做起矿工版牛仔,淘金过程中会遇到的铜锈又复出了。那一件一件上衣长裤,黄绿灰白的片染色都在不同位置,好像刚从金沙堆里被打捞出来一样真实。

    可是,这不是牛仔了。我像怀念儿时吃过的一片蘸满白糖的山楂片一样怀念那个不曾经历过的年代。他们脖子上围着鲜艳夺目的印花大方巾,骑着快马风驰电掣地来去,精干利落,一片马背便等于整个世界。峡谷属于他们的,草原属于他们的,那没完没了的姑娘没完没了的笑都属于他们,而他们,并不以为意或并不自知,继续一路奔驰。

    韩寒穿了energy在赛车跑道边张望,郭敬明套着一身CK对着橱窗搔首弄姿。或许,他们便是八零后或九零后的牛仔。这一点,稍微年长的保守派们也未可知啊。

    ————————————————严重的分割线—————————————

    编辑要的稿子,开始想走人文路线,结果被一个“专业性”给扭转了趋势,写了个开头便胎死腹中。
    原文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我爱的那些牛仔们都老了

     

    那时候的夜幕,是薄的。各家厨房向外坦白着晚饭内容,有母亲伸头在阳台喊儿子的名字。一切都直接透明。

    只有她有秘密。她躲在洗手间里,把校服裙撩起来,拼命往下扯着白衬衣的衣摆,好让自己微微起伏的前胸,平坦一如过往。

    然后她矜持地笑,昂首出门去。院子外边聚着几个男生,其中一个跨在摩托车上,脚踮着地,腿被淡蓝的粗布裤裹着,又瘦又长。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什么吸引了。每天这样外出,似乎只是为了看一看那男生长腿踮地的样子。

    那是1992年,夏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还湖 2010-02-02
    过年种种 2006-02-02

    评论

  • 这类文字现在哪还有人有耐心看啊..
  • 请自重.勿去我博并留言.彼此.XW
  • 请自重.勿去我博和留言.彼此.看后请删.XW
  • 俗了吧
  • 原来的需要心情来读。安静的,甚至是小女生的现在的就广泛多了,不一定更好,但更合适
  • 比较喜欢你原文写的那段。
  • 一股子商业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