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20

    我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16.html

    买过一本名叫《我们》的书,一页都不曾翻过。
    在这样一个无聊地等设计师做稿的晚上,又想起一些人。于是又在百度玩起了搜索的游戏。关键词很多,她他的名字,他们以前写下的一些文字,他们在这里在那里使用过的ID和昵称。
    一直在习惯性地寻找龚。
    认识她是在2002年的冬天。大年29的晚上。网易。大四心情。那是曾经每天都要去的聊天室,在03年夏天的某日,我发现那里消失了。所以很多人,都不再见踪影。
    还记得很多关于她的事。从齐齐哈尔跑到哈尔滨,在零下三十度的街头给我打电话。哭。发出细微的抽泣。声音像南方女孩儿的甜软,其实却是生长在北方。
    还有,她在我上飞机之前从武昌坐上去汉口的公车。我在酒店一觉醒来,她还没有到。进门的时候,送给我一支玫瑰。
    还有那次,江汉路上的KFC。我站在柜台前点餐,她从背后笑嘻嘻地搂住我,手上是几盒她给我搜罗的各式香烟。
    还有一次,我焦急地在机场大吧上等她,不断给她发短信。她在开车的那一刻出现,塞给我一包零食。
    最后的那次,是在罗湖火车站。她坐硬座到深圳,我请了一上午假去接她。她满头长发电成爆炸式,如同一个鸟窝。
    她跟我说,深圳看起来好荒凉。
    此后不再有消息。
    06年,该毕业了。07年了,你到了哪里?
    在她曾经常去的地方留言。留下了四个不同的手机号码。始终没有回应。
    这样不厌其烦地找,并非有什么心结。也不是一定要找到不可。只是觉得她于我应该是存在的。虽然不存在,也不造成任何影响。当然,如果找到,我不会像那小说里胡诌地一样,避而不见。
    对待同性之间的情感,我始终要比对男性豁达。
    这样无所事事只剩等待的夜晚,毁灭性地把她的名字输入搜索引擎。居然看到一则招聘信息。有出生年月毕业学校,确定是她。还有她的手机号码。
    发了信息过去。这么晚,估计是睡了。
    我们那些日子,记得不记得,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好好活着。觉得一切都还有希望。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回,回,回 2009-01-20

    评论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良辰美景奈何天
  • 深圳看起来好荒凉。经常有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