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17

    花生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17.html

          一直不敢提花生。偶尔见到路边有拉不拉多,会凑上前去,摸它们的脑袋,然后笑着看它的主人,说:好乖。
          花生跟它们,长得真是像。温顺的眼,湿漉漉的鼻子,耳朵耷拉下来,遮住耳洞,尾巴像一根小棍子。它们或许都会跟定一个人直到老,可花生不可以。它对自己的一生毫无选择的权利,被欢天喜地地迎接,被头也不回地遗留在原地,都是它要承担的片断。
          还有后来。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一无所知。它常常提醒我,你没有养一只狗的资格。物质没有,精神没有。
          或许它什么都不懂。我愿意它什么都不懂,好什么都不要记得。做一只没心没肺的狗,它会更快乐。它是一只没心没肺的狗,我更会少一些歉疚。
          扔下它。皮肤过敏的症状完全消失。心里却有个洞。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慢性病 2008-01-17

    评论

  • 哇,居然赶上第一个,旁边的那些个照片我都喜欢,尤其斜垮绿包的那2个,可是我打不开,为什么?BLOG就是这样来区分人笨或者不笨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