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1-04

    你把秘密,藏在星期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20.html

        远的镜头,自上而下。盘根错节的高架桥、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将整个银幕撑满。灯一格一格地亮,路上有车,亦不能呼啸。只因这世界,早已不是平川。

    一派灯光海。

     

    另一头却是喧闹的。有人高歌,有人独舞,有人在角落亲吻另一个人,有人呼酒买醉。有人沉稳地端了酒杯,走到阳台看这城市。

    这大群人的狂欢,是哪一个人的孤单?

    年轻的男子问:酒有什么好喝?对方答:正因为难喝啊。

    满头黑发刻意地紊乱不羁,下巴剃得光洁到一根髭须也无。浓眉下的眼睛深邃,却不时有光掠过。他最大的悲伤,只不过是恋情维系了五年,到头来时光成了彼此不合适的验证。

    相对烟火升空仍遮不尽的灯光海,这样的悲伤,多么浅。

    2003年的平安夜,香港。繁华喧嚣的城。

     

    没有什么挡得住时光。心底的爱、恨、期冀、失落再怎么执着坚守,也只是一个人的坚守。待你恍然醒来,繁华兀自繁华,喧嚣依旧喧嚣,映衬着那坚守,也就成了一场自导自演的独角戏。

    谁不是自欺欺人的活。以为目的达成,世界便更好。殊不知谁都会死,死去,所有的爱恨期冀失落全部烟消云散。

    除了你从存在的肉身变成一座墓碑,旁的一切照旧。

     

    年幼目睹家人被灭门,凶手逍遥走出视线,并光鲜地活。屈辱地躲进一间修道院,不假思索地易了名姓。只为能继续活,能守着这个秘密,能在有生之年,叫仇人不得善终。而一直带在身边的乒乓球拍,锁住了他的身份、仇恨,记忆一揭就开,秘密藏入深海。

    于是仇人到哪里,他到哪里。仇人的女儿旅游、吃饭、看电影,他都尾随其后。在被蒙在鼓里的女孩眼中,这是怎样的浪漫缘分。她欢喜地伸手迎接,以为是上天眷顾,以为冥冥之中有安排。是的,冥冥之中有安排,安排的那一个,却不是上天。

    洞悉一切的导演者也不能自得其乐。按计划娶了仇人的女儿,杀掉当年的凶手,把罪名嫁祸给与自己原本同名同姓的陌生人,再一步步安排部署如何杀掉仇人的女儿自己的妻子,重演自己幼年时所见的那场灭门惨剧,亲手毁掉自己的第二个家。剧本越来越周详,剧情越来越繁琐,包袱越裹越大,演着这出戏,越来越不堪重负。

    他的妻子没有迅速地死。这个无辜的女人,因为要亲自确认剧情,因为要揭穿他,因为不甘沉默于这样环环相扣的严密欺骗。

    她问,你有没有爱过我。回答是什么,已经不重要。

    他终于被压垮。低着头,眼睛藏在镜片后边,看不到眼神。突然他把头微微抬起来,又低下去。一颗眼泪顺着镜框,沿着鼻梁,滴到鼻头,下坠。

    想要杀死的人,都死了。女人想要套住一生的戒指,男人把阴谋圈进去的戒指,被取下来,放在病床前的搁板上。金属的、小小的一环。它能套住什么圈住什么。它什么都不是。

    再深远的坚守,都有迹可循。按图索骥,一切支离破碎。

    原来生活里那么多邂逅、奇遇、巧合,都是被设计好的剧情。幸福与不幸的界限,只看它是否被揭穿。

     

    还有那浅浅哀伤着的年轻警察。清晨归家,按着习惯去亲吻爱人。把唇凑过去,冰凉。扶在床上的手,粘满了粘稠。举起来,全是狰狞的血。

    锯刀躺在爱人的右手边,左腕早已是一片模糊。

    这样的绝决,定是没得救的。

    得知事发前的当晚,她在一间酒吧喝光了一瓶威士忌,不言不语地等了三个钟头,该出现的人一直不出现。

    于是那个不曾露面被等待的男人,成了他的主角。习惯太薄弱,改起来不费力气。不喝酒的人,随时可以成为酒鬼。

    酒有什么好喝。正因为难喝嘛。知道难喝,就能提醒痛苦。酒的味道不变,提醒着痛苦仍在那里,叫你不能忘记。

    人死了。活着的还想要探究原因,秘密也就还在。探询秘密的过程,成了生活。

    他每天都坐在那间她临死前死守的酒吧,相同的位置,想要得到答案。想得多,喝得多。喝得多,想得更多。没有穷尽。

    天公是作美还是不作美呢?那个知道秘密的人,出了车祸,成了植物人,什么都不会说,什么都不会想,连动都不会动。给予不了答案,秘密就永不能见天日。探询秘密的那个,干脆放弃了,选择留下来照料这个用大半条命掐死秘密的人。

    照料一个失去大部分生命的人,比照料一个秘密轻松得多。他好好活着,还会笑,就是最好的证明。

     

    200712的晚上1030分,我走出影院。狭小的广场,四周是如电影中鳞次栉比的大楼。灯一格一格地亮。满大街的车,步履蹒跚不能呼啸。一派灯光海。

    公车上,我拉住扶手。显示公车路线的LED屏反射在并行那辆车的车身上。对面坐着的男人,睁一只眼,闭半只眼。闭上的那只,剩下一片小小的眼白。左边站着的女孩,侧耳上有四个耳钉尾针。右边的中年男人,听着电话。他们的眼睛里、耳朵上、手机中,都藏着什么?

    你有你的秘密,我有我的。把它拿出来,当成电影,只讲给陌生人听。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本命年 2006-01-04
    存在与消失 2005-01-04

    评论

  • 伤城...
  • 伤城...
  • 藏在星期几,不告诉你。
  • 嘿嘿嘿嘿……
  • 今天才注意到改版啦,多了照片看....或者是我以前一直没看到?
  • 写得真好!
  • 收口收得好哦。我也要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