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11

    舞影 1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26.html

     

    我躲在一间私塾的房梁上,努力辨认着站在台前女孩子的嘴型。她好像在说……唐朝。

    她转身,在黑色的墙上写下两个字。那又不像我曾认识的唐。是我的记忆错了,还是年代更迭得太繁复,不停的改朝换代,所以连字也变了模样?

    又有什么不可以呢。从前教书先生都是蓄了长须的男子,现如今姑娘露着两条白腿也能款款走到众人眼前。想到头一回见姑娘露腿,我差点从一间破屋子的梁上掉下来,此时不觉噗一下地笑出了声。

    急急用手捂住嘴,看看身下,几十个稚童或趴或仰,并无人注意我。

    唉,其实就算在梁上跳舞,他们也不会看到我。我如今只剩一个影子。天光底下无影事,我本该自行消逝。可我不。

    我习惯了捂嘴,习惯了笑,习惯了爬上人家的房梁。那些都是我活着时的习惯,而我活了不过区区十九个春秋。到如今都不知过了多少年了,这些习惯还是不愿改。

     

    你真是倔。你右手托着我的后脑勺,左手伸过来点我的脑门。我仰头把整个脑袋的重量都放到你手里,佯装闭眼,冷不丁咬住你点过来的食指。

    两人哈哈大笑。

    在那一年我笑过太多次又哭过很多次后,便死了。我想大概是笑和哭都太费力,我又太心急,急着要在那一年活完所有的悲喜。就好像酝酿着要用尽力气去搬一块大石头,猛地一搬,却发现鼓鼓囊囊的那一大块,只是一包稻草。全部心力,随风而散。我,便只剩一个影子,见了强光,只好悄然逃遁。

    活的时候不知道如何好好活,你果然就会死很久。

    后悔么?这些年间,我的答案就如变换的文字般,折腾来去,没有一个定数。

     

    那一年,依稀仿佛是大唐。

    活在一个年代,却对那年代一无所知,很可笑吧。可我真的是。我不知年号,不知天下姓甚名谁,不知世间有男女有爱恨,只知太阳路过大漠会留下余晖,只知月儿明时星光便不会斑驳。

    很多事,我死了之后才知道、才懂得。文字的形状不断更换,横横竖竖由繁到简,我学了不久,重头,又学了不久,再又重头。一个故事我刚刚读懂前半段,第二天,明天记载它的,又是一样字体。还有同样一件事,这本书这样说,那一本却又反了来描述。面对这世界变更,我总不知何为真,何为假,永远罩着一头雾水。

    所以,我只能说,那一年,依稀彷佛,是大唐。在丝绢、竹简、草纸、宣纸和现在光滑如镜的纸张上,我看到描绘当时的文字与图画。它们说那是一个绮丽瑰玮的时代,人民安康富足,女人丰饶肥美艳丽如花,男子锦心绣口满腹文章。

    那不是我记得的唐。我的唐,如那名叫梵高的男人笔触般浓烈,的确浓艳华丽,但,笔笔落下,都是伤。

    差不多一千字。明日有空接着写。假若没空,便搁着。谁都不要指望看结局。包括我自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天堂 2007-12-11

    评论

  • 怎么会觉得我骄傲呢?骄傲的自卑吗,呵呵。大概是你给我留了言吧,谢谢回访。我贴了我喜欢的男生的照片,不知道你会不会觉得他好看,哈哈。竟然特意来通知你,奇怪甚了:)
  • haha,像穿越时空型言情小说
  • 你的博客,有让我觉得舒服的文字。
  • 虽然是你的文笔, 但决非你的路子.so, 你写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