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2-06

    一切都好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27.html

    AQQ上留话给我,大意是很久没看我写下的文字,再看,似乎觉得我出了某个岔子,之后,语调、叙述方式便全变了。

    我回话给他:我从不以为什么变故会对我有翻天覆地的影响。文字不过是一个变幻无穷的玩具,只要想得到,就能转换成任意的样子。但实质根本没有任何不同。

    改变总是需要积淀。有突然有爆发,只不过是你没有观察到细微的量变。

    感谢某人曾经温暖的手和话语。也请原谅某日我看似无来由的粗暴和刻薄。你不懂的事,别人教不会,我也不可以。

    明白自己的平凡,需要勇气。所以坦然平凡着,是难能可贵的。

     

    开始不会再像某段时期那样,执着地要写长长的字表达内心。因为安稳,导致总没有什么情绪非说不可。这并不是坏事。罗拉也在说不写字的理由,长长一篇看过去,马上就忘了她想表达的大意。大致我们都是如此,在不停地转换中磨掉锐气,把注意力转移到了别的位置,工作便只剩陪衬。

    这还是没有什么不好。

     

    刚刚看到北京女病人在博上咬牙切齿地说:如果愿意哭诉,总会有人心生怜惜。如果可以忍,那就没资格抱怨世道冷酷。

    世道冷酷么?我每日的所见所闻,不外那几张脸几种声音,大多都还是笑着的。甲方代理商再无赖难缠,也不至要上升到世道如何的高度。工作里有什么这不该那不该,也顺手能够解决。太冷酷的东西,并非所有人都能遇到。除非你实在很擅长将琐事无限放大。

    哭诉忍耐都是好用力的事,我完全不需要。

     

    入了冬,仍然是二十度左右的气温,天却蓝了起来。透明得没有肌理的蓝。阳光很好。工作清闲无人看管,可以自由地出门去晒太阳喝一杯咖啡。

     

    分享到:

    评论

  • 好久不见你上m,这期间我又跟万老师分分合合叽叽歪歪了一百遍,这几天我们这儿空气超幻,五米之内测量不出对面大嫂的胸围..天空是深灰红色的,万老师一出门就开始干呕,呃,冥王星一伙儿终于对太阳系发起了绝地反攻,我正准备打垮风流的地下秋裤组织,等我的好消息吧你。
  • 呵呵,踩过,留点印记~想来我们看到的应该是同一片的蓝吧,天空无限高,于是心境明朗了起来:)
  • 咦~心态变了.恭喜.
  • 据说第一个回贴的就叫“沙发”是吗?没弄懂,坐了也就坐了吧。还是两个字,平和,恬淡,这是我的感觉,不知道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