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30

    忧郁的嗡嗡轰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28.html


         嗡嗡轰从不说话。高兴时头发会自己变成卷卷的大波浪,不高兴时脑袋后边的辫子就会自己打上结。打了结的头发很难梳,木梳会拉得头皮生疼。假如拉得太疼,她左脚的脚心就拼命冒汗,汗得整只脚都湿透了。水慢慢从鞋子里渗出来,就好像鞋子里装的不是脚,而是一个泉眼。

     还好,在这镇子下雨是常事,所以从来都没人见过她走路只留下一只脚印,所以嗡嗡轰觉得自己还是挺幸福的。

     

     镇子上的人都习惯了嗡嗡轰不说话,也不觉得她是哑巴。这大概和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有缺陷有关。比如阿绿,她一年只有一天有表情,这一天的表情就只是笑,每次笑都一样地露出8颗牙齿。再比如阿紫,她见到老鼠会晕倒。要知道,在这镇子,老鼠比人还多,所以平时的阿紫,不是在晕倒,就是在准备晕倒。而每每晕倒的时候,阿绿的8颗大白牙齿,就透过了紧闭的嘴唇在太阳底下闪着光,彷佛一根荧光棒。

    相较于阿绿阿紫的缺陷,嗡嗡轰的不说话似乎显得严重了点,这让她难免要受些欺负。如果哪天碰见节日晚会,大家伙都赶着往小镇中心的广场跑,有谁被谁推了一下,有谁被谁踩了一脚,那么众人会一致认为是嗡嗡轰干的,反正她每次都会用沉默代表默许。

     嗡嗡轰无所谓这样的冤枉。倘若换了是其他人,那其他人一定会反驳,一来二去争吵在所难免,说不定还会引发镇子上的一场群架,无数人头破血流。

     因为我的缘故,避免了一场灾难呢。每当有节日,这个念头就会钻进嗡嗡轰的脑袋不出来,想着想着,嗡嗡轰的头发就全卷起来。要不是害怕头发卷成黑人的爆炸型,估计嗡嗡轰都舍不得不再去想。

     

     又是一年舞鼠节了。每年的这一天全镇子人都会跑到中心广场,生起篝火来与老鼠共舞,吸引到最多老鼠一起跳舞的姑娘就是当晚的公主。连阿紫都不愿放弃这样的盛会,每每当天就能看到阿绿一直露着美丽的8颗牙齿在旁边扶着她,等她晕倒了就把她像把扫帚一样拖着往前走。

     忘了说,舞鼠节最重要的一点,是邻镇的所有男青年也会出现在当晚。当然了,那里的青年都是很英俊有修养的绅士。在节日前的半个月,几乎镇子上所有的姑娘就会开始用蜂蜜洗衣服,对着家里养的八哥苦练甜言蜜语,用绳子拴一只蝙蝠在卧室里,死盯着它在房间里飞来窜去磨砺眼神。嗡嗡轰深深明白这节日对于自己的意义,也跑到废弃的粮仓里抓了蝙蝠,在自己衣服上涂满蜂蜜好吸引老鼠,甚至每年都掐准了时间在节目开场后十分钟到达广场。可惜的是,她不说话。

     不说话,就没有人注意她。没有人请她跳舞。连老鼠都不理睬她,只互相牵了手,跟着那些能唱会跳的姑娘绕圈圈。

     蚂蚁喜欢嗡嗡轰。嗡嗡轰的身边没有人,不会有舞步踩到它们。嗡嗡轰不说话,不会打扰它们吃蜂蜜吃到醉。嗡嗡轰就一直站着,它们吃醉了就可以躺在嗡嗡轰的群褶子里,一直睡到自然醒。

     蚂蚁们醒来之后就会叹气,唉,嗡嗡轰是一个多么安静的好姑娘啊。然后就结着伴头也不回地回家去。它们总是不记得嗡嗡轰的左脚下有一滩水,醉醺醺地走,走着走着就一头栽倒到水里去。

     

     这一年,嗡嗡轰出门时发现头发打了结,只好回到屋里重梳。再出门时,舞会已经开始二十分钟了。尽管左脚比右脚重了一点点,她还是卯足了劲往广场跑。幸好镇上已经没有行人,没有谁会见到她奇特的脚印。

     可跑着跑着,她见到前边的阿绿和阿紫。因为怕踩到阿紫柔弱无力拖在地上的脚,只好离着她们五十米,放慢了步子一步跟一步地走。阿绿拖着阿紫的背影,好像一个随时会骑着扫帚飞上天的女巫哦,嗡嗡轰想着想着,发梢又不自觉微微卷了起来,左脚的鞋子也似乎快要干了。

     今年与去年也没有什么不同呢。嗡嗡轰正犹豫着要不要提早回家去,蚁后就带着一队小蚂蚁浩荡荡地来了。嗡嗡轰只好停住脚步,方便它们吃到蜂蜜。

     难道它们又要被淹死在我的脚印里么。嗡嗡轰很忧伤,边忧伤边不忘把手指分开插在长发里防止它们打结。

     突然,嗡嗡轰的眼睛亮了。

     蝙蝠即便被拴住了脚,也还是飞翔得很快的。这对嗡嗡轰的眼神有很好的锻炼作用。因为,那个点亮她眼神的穿着鼠皮风衣的背影,慢慢朝她转过来。

     嗡嗡轰看见他的脸,右颧骨上的一颗痣把整张右脸都加重了,让他的脸微微向左侧着,下巴有一点上抬,像一个英俊骄傲的王子。

     他和我多相称啊,只是他不知道,我的左脚比右脚重一些。嗡嗡轰喃喃地说。全然不知有一只蚂蚁为了感激她,正亲吻着她的脚踝。

     右脸王子看见她,点了一下头,矜持地笑了笑,露出洁白的6颗牙齿。嗡嗡轰突然间像被电击中了一样,长发飞速地往上卷,直卷到整颗脑袋像一朵刚刚开放的菊花。

     右脸王子盯着她的脑袋,笑了,嗡嗡轰清晰地看见他这一次露出了十颗牙齿。嗡嗡轰也笑了,低下她的菊花脑袋。

     

     你为什么不说话呢?王子牵着嗡嗡轰的手问。

     如果我和她们一样会说话,你怎么会注意到我?嗡嗡轰开心地回答。

     嗡嗡轰和王子走了。蚂蚁们还没来得及醉,就被嗡嗡轰舞动的裙脚全扫落到了地上。它们摔到地上,打了几个滚,有的还哭了起来。它们不知道,在往年,有多少兄弟们掉进了嗡嗡轰湿漉漉的脚印,长睡不醒。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题 2008-11-30
    打折 2007-11-30

    评论

  • 这篇满好看呀
  • 如果真有深层含义...没看懂
  • 那是相当深邃.......
  • 童话童话最美丽~~嗡嗡轰轰王子爱你~~~~~~~~
  • 童话童话最美丽~~嗡嗡轰轰王子爱你~~~~~~~~
  • 道基是咩?
  • 微微,这篇写得见到了道基.呵呵.
  • 嗯,好看。
  • 这么久才更新,还如此科幻,不会是迷恋上谁了吧..
  • 稀饭这个
  • 稀饭这个
  • 已阅, 嗡嗡路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