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26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35.html

        扯着嗓子喊罗拉。一声,没人应。两声,还是没人应。站起来,转头去看,人隐隐地藏在一个个格子间里,全都看不到脸。

        依稀听得到还有她的声音。略带着湖南腔,每一句话的末尾,调子都不自觉地上扬。再喊,仍然没人应。打电话另一间办公室,才知道她走了。

        我回了,她也短暂地回来,又迅速离开。她把笔记本落下,遗留在我右手边的桌上,曾经属于我的那张桌。而我现在的位置,是她从前的。两张桌紧紧挨着,它们从定制时就被安排在一起,不曾分开。而坐在前边的脸,换了多少张,已没人记得清了。只有昨天,我在这边写报纸广告,她在那边敲日记,彷佛从前,只不过是将从前的位置对换。那时她每每写完文案,都会让我帮忙校对,我们换了座位,我在这边絮叨地嘲笑她的阅读障碍,她在那边顺着我没看完的八卦继续往下。

        真是像从前。从前太短暂,通常只在记忆里一闪。从前又偶尔太漫长,因为你不知道再过多久,才会真的再不记起。

     

        她忘记带走的笔记本,牛皮纸封面,无印良品。一个月之前,我托她去上海旅游的朋友带给她。如今本子的一小半都已写上了密麻麻的字。可能是辗转了很多地方的字。长途汽车,火车,南宁,北海,越南边境。

        昨天拿着这本子,我要看,她不允。不允便罢。随手写下的零碎字句,总会暴露大片而完整的真实内心。或许是寂寞,或许是别的什么。反正总不会是太快乐。

        相互知道得太多,寂寞并不隐秘,窥探当然不必。

        它摆在那里。承载的,不过一段时光。

     

        回。始终对这个词的涵义怀有揣测。哪里回得去,四处是变数。成都有人问,什么时候回?上海那边说,有空再回来看我。深圳有人笑,终于回来了。家里,爹妈还在等。

        回了深圳。回了原来的公司。可我曾经离开过。还有那么多人,都离开了。

        回这个字,意义无多。离开的都是时光。时光永不再回。

    分享到:

    评论

  • 那确实~~这篇文章,真是有味~~~长沙话,too
  • 昨儿我去看自行车马戏团演出了,忒牛鼻~我太喜欢他们了~
  • 或许,你终究还是喜欢深圳的。
  • 那确实~有点煽(用长沙读)
  • 挺好
  • 就是.
  • 小样,还苍凉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