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0-08

    颠覆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40.html

    1、手表
    在淮海百盛等一凡,停在碧欧泉柜台,要买的套装没货,转身上楼。结果大出意料——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买了块手表。去年年底,看到周末画报上说白羊座06年的转运饰物是方型手表,便开始四处寻觅。一直盯着swatch、dkny几个年轻的牌子看,始终没有满意。
    我以为买到的那块一定会是方型,可能会很大,可能会很厚,或者可能会很薄,还可能会很花哨。结果全不是。看过厚薄不一花哨各式的太多太多,但只有它,让我不考虑价格和背面金属是否过敏,只用了30秒便决定买下。
    之前对它所属的品牌毫无了解。买它只因它躺在玻璃后边,长得比别的,都更像手表。
    我始终会选择稳妥。尽管我更喜欢看见冒险的方式。


    2、普洱
    那天同一凡到她朋友的茶庄,喝到89年的普洱熟茶。汤色是纯净轻盈的红黄,没有丝毫渣滓和沉淀,入口香去无痕。印象里所有普洱都有股骚烘烘的马粪味,这一来,完全颠覆了印象。
    错的不是不好的普洱,错的是盛名之下的鱼目混珠。

    3、西塘
    预期的国庆路线:上海——嘉善、西塘——嘉兴、乌镇——杭州——南京。
    连续两天懒得动,3号终于下定决心,背了包,直奔上海南站。买了到嘉善地车票,票价13元。K351次的经停点,目的地是成都。
    17:35发车,45分钟后到嘉善。出车站便上了一辆“摩的”。车开得太快,没有戴头盔。脸部的肌肉迎着风,翻滚得如同麦浪。
    人太多,客栈已由不得挑,捡了间临河的住下。整个镇子人声鼎沸,红灯笼挂了满眼。穿行其间,必定与人摩肩接踵。俨然便是周末里的城隍庙。
    窗子的对岸有人穿了戏服唱昆曲,听不来是哪一出。隐约想起黄磊演的《夜奔》。
    凌晨两点时,窗外一拨人高歌而过后,镇子静下来。早上5点,喧哗又开始。再出门,彷佛游客比来时还要多。
    又回嘉善车站。
    原本打算问清到嘉兴或是或是上海的车次,不料刚一问几点有车到上海,窗里的人就顺手出了票。票价8块。上车时间:13:50。当时已是1点45分了。
    干脆站了一个半小时回上海。所谓预期,所谓原本,所谓打算,在一宿与城隍庙喧闹的对决里,通通被推翻,不再作数。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那不知是多少年前的江南。
    回头再想,这一趟出门,大概只为了看看上海南站。那里的空间规划和设计绝对比国内多数机场要好上数倍,整洁明亮,导示清晰,分区有序。倘若全国各地火车站皆是如此,想必飞机燃油价便不会一涨再涨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安全感 2009-10-08

    评论

  • 长假我就去了植物园和摇滚音乐节,还是最后一天去的,忒冷。
  • 哈哈,这只手表果然很手表.燃
  • 可惜南站座位太少,火车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不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