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26

    出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43.html

           工作三年,终于在非出差非假期非无业状态下出了趟远门。周末两天,来回车程14个小时,上海到九华山。

    原本该是很雀跃的事——7年不遇的秋天,天高云淡风清气爽——毫无负累,再不用如那次去大梅沙一样,走在沙滩上,念念不忘的还是大公馆的报版——不用自己花钱,不用费尽心思安排路线。

    看似一切妥当完美。

    假若之前不是公司内部大肆投票选择游玩路线,想来必定是兴致盎然。可偏偏当初摆在另一头的选择是黄山。如此一来,便颇有了点大闸蟹变小龙虾的味道。

    当时想,不论去哪里,还是要去的。冲了这好天气。即便只是去睡觉。

    哪知道一语成谶。

    下了长途大吧再坐车上山,导游一出现,便叫人悲从心来——俨然就是一段上车睡觉下车尿尿,到了景点拍拍照的旅程。有何兴味可谈。

    果然,一众人等被导游当骡子赶了整整一下午,活活就是一副死做乙方的模样。好在公司订的酒店不错,徽派传统的白墙灰瓦马头墙,依山势而建,开窗山体陡峭,山藤纷披,山风清徐,也算是个不小的安慰。

    还有一个果然,是我一觉不醒,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

     

    只爬了一小段山,弄了串绿檀的佛珠绕在手上,买了一盒檀香,便上了回程的路。不觉不好,也不觉有特别的好。

     

    7月底在成都,一人背了包,坐了两小时车到雅安。上里古镇遍布明清风貌的吊脚楼,一座座旧楼岌岌可危,一座座新楼平地而起,整个镇子,都在大兴土木。
        游人看的自然不是这些,包括我。

    那日坐在古镇川西民风的拱桥边,我点了一支红双喜,在手机里记下这样一段话:我们从自己熟悉的、满是钢筋水泥玻璃幕墙汽车尾气高架桥和喧闹噪音的城市,迢迢地逃往一个又一个自以为纯朴幽静没有纷争的村庄。而这些自以为的世外桃源,被纷至沓来的足迹现实物化。那迢迢去寻的,变成一个经不起推敲琢磨细细端详的旧梦。好就好在,并没有人想要追究混乱梦境的内在逻辑。印象深的,在心里留下虚浮幻象。不值一提的,马上抛在脑后,任旁的人拣去做了记忆。

    即便如此地貌似透彻,第二日在阳光里边醒来,我还是精神抖擞地一人进了碧峰峡,在山间的氤氲雾气间走了6个小时。途中滑倒两三次,被搭讪两三次。始终能够微笑面对。

    我想我大概还是适合没有目的的行走。不要有人告诉我,下一步该如何,下一步要到哪里。放任自流随遇而安,对我来说,是最合适的纵容。

    国庆七天,已经开始着手查找上海周边的旅游线路。可能人会很多,但还是要出去。没有时间了。

     

    PS:昨日BST来了一不速之客,见了旧同事便问哪个是我。抬头去看,据称是范不二同学,见过BOB简帖栏上我写的“降书”。应该是不认识,却觉得没道理地很是眼熟。把记忆搜索半天,疑是03年在长城国际时一闪而过的同事。打电话追问,对方确定我的记性,然后不好意思地答:那时你还是个很小很小的小姑娘。

        世界无限小,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只记得当年自己扎马尾穿白棉布裙子帆布板鞋,其余通通模糊一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又是一宿雨 2008-09-26

    评论

  •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觉得你很幸福.国庆七天我们都不许离开江西5555
  • 哈哈,旧同事
  • 我也在板鞋 只是已经老年人了 呵呵S J
  • 少年去游荡, 嗯.
  • 我要佛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