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14

    三两上海人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47.html

           自来上海换了电话号,就不断有未知号码打过来,用并不确实的语气试探:侬是林小姐伐?懒洋洋与日语发音相近的上海腔,有几次模糊地听得他们仿佛要找林志玲。

    每次我都会尽量客气地回:不好意思,您打错了。

    此时那边便不会客气,趾高气昂的自信质问:怎么可能打错!这电话不是136******么!你姓什么?仿佛本人不姓林是天大的罪过一般,让我哑然。

    不知这林小姐是否欠了全上海男人的巨款或大笔情债,惹得他们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如此这般十好几回,上海人的形象在我心目中便确立了。多一次质问,形象就又坚实几分。

    怨不得我,一个多月来,我所见的,上海人其实寥寥。

     

    来上海第一天,去一凡的店里喝茶。清一色上海男人,围着一张仿制的明清木桌。一个胖子肥头大耳,笑眯眯端坐中间,左手捏着一支粗大雪茄,右手把着小茶壶慢条斯理泡武夷岩茶。坐了半个钟头,我听了满耳心无挂碍的往生咒,着实不奈,便和一凡上楼去找清净。岂不料才过得十分钟,上来一瘦高穿tee和仔裤架了黑框眼镜的男生,抱了把古琴放在一边,自顾自的开弹。于是这场景变得很是诡异——我和一凡俗气地漫天胡扯八卦,背景音乐居然是诉说离情别意的《阳关三叠》。

    泡茶的胖子叫阿俊,不过区区二十四岁,已有过在全国佛学院巡回讲学的资历。据说此人自小修佛,师从名家,此间茶店甚至是南怀瑾交与他打理的。店里往来者五花八门,但大多有闲有钱,所以阿俊大多时候皆是笑脸迎人,不论对方说日文抑或英文,总是温文有礼地侧耳倾听。

    没钱的是给阿俊帮忙的一凡和常去玩的小朱。一望便知。但这两人并不计较,一个不要报酬地替他处理店里帐务,只为一个承诺;一个每次留到最后都将茶杯消毒、收拾桌椅等琐事全权包揽,每次被讥笑嘲弄也只以一笑置之。

    数十部佛经说得头头是道,原来只是生财捷径。夸夸其谈和默不作声履行承诺的人,哪一个更有禅心?

    再说弹古琴的BIDI。一本英文杂志的设计师。眼睛隔在镜片后边,笑容都不暖的类型。冷淡的人见得多,并不以为无礼。可有次与一凡出门买冰来请众人,待到确定各人想要的物色时,他扬了下巴皱了眉,不无倨傲地严肃:你们为何不拿纸笔一一记下?

    自此不想再理。

     

    公司司机也是上海人。每日如行政总监般在办公室逡巡,时不时轻着步子走到某人身后:没事做啊……脾气好的懒得打理,他便耗上了,絮叨有如老鼠啃木头的执着。没什么耐心的丢一个白眼过去,哪天司机同老板出门,给白眼之人便成了一路谈资。

    再一日看娱乐新闻。一男一女两主持,中间坐着从我型我show大红的师洋。除却要求师洋必答的问题用普通话外,此二人皆用上海方言伸长了脖颈闲扯,小男生夹在其间,一脸懵然不知的不自在。方言复兴不是坏事,可在一外地人面前大说方言,旁人焉知你是否在问候他爹娘?

     

    当然,上海人不是都势利小心眼眼高于顶。可拜托你大上海,给我举个活生生的例子成么?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2005-09-14

    评论

  • 唉,亲耐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别计较了。早些回来吧
  • 我在这边换的手机号也有这样的问题.停三个月号对前个人就失效了,然后再投入市场.
  • 要是谁铁公鸡,你就骂他是上海小男人,保准气死他
  • 幸好我没冲动,额米托佛
  • 上海男人势利..那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至少我认识的几个...对啦....我前前前男朋友也在上海,千万表认识他...
  • 哎~~~~~我就是好例子~哈哈~每个地方都有讨厌素质不高的人~很多上海人还是可以的
  • 这样的老男人又四处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