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9-07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51.html

        昨儿早上一起,天就变了。雨啪嗒啪嗒的,砸在窗台上。风凉得很。
        七年没过过秋天。七这数字,玄之又玄。七年之痒,七之命数,七七四十九天一轮回,都同七有关。而六道轮回,七不入其中,一旦毁灭,永世不得超生。

        四季一分明,过往就会显得暧昧。一件波折发生、一个人出现、一段情感纠结,过去了,留在记忆里。再翻出来看,当时明明是冬天,却记得身边的人只穿了薄的T恤,或是毛衣。于是不敢肯定自己的记性。
        我没记错。是温度错位了。我总是太僵化。总以为表象即现实。其实我不蠢,偶尔偶尔天真。
        当过去还是“现在”的时候,总是不名一文。等它变成“过去”,有了时光做天平,意义才会在“现在”闪现。正在经历的,此时此刻,要拿什么、怎样来衡量。

        街角有人架着口大铁锅,卖炒栗子,焦糊的甜香传得远,我不自觉地使劲嗅。经过时,锅里冒出真切的热气。很愉快地经过,脚步一点都没放慢。
        原来七年间一直坚持要买的栗子,只不过是我固执认为的,秋天的信物。
    分享到:

    评论

  • 买了吃把,亲爱地.槐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