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8-10

    上海航空公司FM9542航班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63.html

    临行前夜睡得很不安稳。梦见在等待一场考试,于是时不时睁眼看时间,紧张而焦躁。
    梦见考试本就是很可笑的事,我从不因考试紧张。更可笑的,是要考的科目:语文。
    我翻来覆去、转身、睁眼、爬起来看花生。
    它贴着床沿走来走去,大概早早睡饱了。不论怎样,它总比我安然。它抬起脖子,太多的肉挤着,形成的一条条褶子看起来那么年轻。

    起床收拾东西时,它一直蹭在我脚边,似乎知道我要走。
    我拖着箱子出门,它拿脑袋蹭我的腿。我走出去,它也跟着走。
    它喜欢四处拉屎拉尿,总是让我同拖把过不去。
    它每次进入洗手间都刚强地憋住大小便,等出来再一泻千里。
    它永远吃不饱。打开冰箱门和塑料袋摩擦的声音,对它最有吸引力。
    我喊它。它动也不动,像一只板鸭般趴在地上,翻白眼看我。
    可它还是可爱。柔软的脚板、肚皮上被撑出来的青筋、粉红的小舌头、背脊上颜色逐渐转深的毛毛,甚至不知足不挑剔的胃。
    我终于还是不要你。你没有犯任何错。

    你跟着我的脚步走。我把你抱回去。你又出来,我再把你抱回去。关上门。
    炭花站在半开的门后边,看我。
    我朝你们挥手。再见。

    告别一份工作等于告别一座城市。不论同人吃多少顿所谓的散伙饭,临行前终究有不告而别的惴惴。
    以地球为坐标,城市总是静止的。不移动,不消失。
    选择离开背信弃义的那一个,总是我。

    城市和城市的不一样,究竟在哪里。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阿弥驮佛,不要养宠
  • 我是饼干。好喜欢你的状态。
  • 亲爱的.我们始终要走的,匆匆谁不是过客.也许你和谁的缘分都比较淡薄,所以终如自己心中的浮萍,无论深圳,上海,香港,柏林,巴黎,可能都未能有太多不同,无非是人的世界,那些虚妄的真实的自恋的自卑的快乐的伤感的骄傲的另人作呕的情感创造出的大同小异的文明和城市,尽管如此我还是要走的,还是要走,始终想去学一学不同的东西,然后辩其真伪,留存美好,最终觉得迷失真相,什么也不美好,曾经的欢跃不过是过客,带着受伤的身体欺骗自己生活的很好做假象给自己看.活到自然死亡真的是否那么好,一个朋友.男性,喜欢咬烟屁股,敏感,善良,说话带着柔柔的京白,有着让人难以想象的疯狂的追求,他对我说:对与他在这个世界生存的太长 ,绝对是一种痛苦,至少对于他.所以他总是一根接着一根一根接着一根的抽各种杂牌香烟,无所谓他们的味道,只是当作呼吸一般自然,也为了自己心中的美好始终辗转于各个城市,他忽然觉得累,对我说倘若人的灵魂在死那一刻就全然消散是多么轻松的事,这样就不用为了所想奔波几世,亲爱的其实我觉得累,其实生亦何欢,死亦何患?
  • 送我吧,狗
  • 呵呵LG
  • 嘿嘿 终于起程去了上海!:)小杨
  • 不一样处, 在于自己.
  • 昨天我家猫给我胳膊又抓又咬了第不知道几个口子,我在众多讨伐声中去打了疯狗针。回家之后就开始行动不便,我怀疑屁股上的经脉被谁打断了..为了在将来的几十年内做到不疯,这一个月内我必须戒烟酒茶咖啡甚至酸辣粉儿... 宠物乐趣多ca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