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7-10

    回望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70.html

    依旧闲来无事。
    QQ、MSN都开着,却也不怎么说话。聊天聊到天昏地暗风云变色,那是2001年。
    工作了,慢慢就没有太多人需要联系,没有那么多废话要对人讲。
    最熟悉的电话号码,是公司总机、公司老板、一个项目组的同事、甲方对接人。
    这并不证明工作了就成熟了、淡然了、豁达了、内敛了,因为仍然会憋气。
    只不过憋着憋着,待到有人愿意听你说的时候,却发现一张嘴,气就泄得一干二净。
    彷佛准备了好多力气要去搬一样东西,结果搬起来的那一刹,发觉此物远比想象的要轻。
    于是浑身虚空。

    我仍然只记得三个人的电话。伟大的X总,加班加不死的凉风,还有同居两年的罗拉。
    成都?还没来时,我就知道是用来歇脚的。除了朋友,其余所有都做不得数。
    猫猫娟再过一个星期便会去北京,她已是成我同BOB的最后纽带。人之将走,仍然带不来好消息,这未免让我沮丧。
    估摸着X总又陷入四年一轮回的深刻思省,凉风继续在职业生涯的瓶颈处挪动挣扎,不能退思,也无法前进。
    只有罗拉,同我一样,离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
    可她比我坚决。说辞职,手头的事情一告段落,马上消失。不授人话柄,也不要任何人点头许可。
    三年功夫,看得多,经历得多,同客户吵架多,被一堆甲A甲B羞辱多,与自己人生气多,还能怎么不通透。
    她的通透不是我的。所以我走得磨磨蹭蹭,力求天下太平。
    我的怀念却一定是她的。尽管她从来不说。

    刚刚翻看罗拉的几篇旧时日记。篇篇都观点犀利明了,句子短促有力。不禁汗颜。
    伟大的X总以及凉风,你们是怎么硬生生让这家伙不敢对着广告下笔的?
    还好,我对自己要求不高,所以我还在写。写得汗流浃背恬不知耻至此还没打算停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搬家 2007-07-10

    评论

  • 丸子
  • 西西 还算浪漫的回忆 之前也没听你说细节
  • 啥时候走 SHEN JING
  • 但是凉风确实不错啊_asi
  • 我上班那会儿,每天起床的动力就是能跟我喜欢的那女孩儿在楼梯间抽烟聊天;如果她不来,我的动力就改成能跟那帮男同事在楼梯间抽烟臭贫瞎扯;如果都不是,我的动力就是在楼梯间涂改宣传画或者跟自己做对,反正每天无论早晚我都能出现在公司,因为我总是能找到该死的动力... 表演哭丧着脸的嬉皮士
  • 再回不了偶就不回了。。。LG
  • 咦。。。怎么没留上呢?LG
  • LP你这里越来越多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