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6-12

    安妮宝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385.html

        买烟时,看见左手边的《城市画报》,上边是她。要了一本,拆掉塑料纸的封套,把书卷成一筒,拿着回公司。
        坐下来,翻到访谈那页,又起身去把杯子加满。不待铁观音在水杯里全然伸展开,一本杂志已被草草翻到最后。
        编辑问了她些什么,她如何做答,我一概不知。

        从《清醒记》开始便是如此,直到《莲花》,都是第一时间买,急着翻阅,却绝不仔细。
        一个月来,一连看完近两年的《小说月报》。虽说没有一篇记得,但我想,这足以证明我的耐心。她的书,买到手边是习惯,一目十行则只因厌倦了无尽的细节琐碎堆砌。
        曾经对文字和画面有相同的态度。总觉只要细节足够好,便不必全程关注全局,只需一眼,就能一针见血深入骨髓。
        事实上暗涌总在平静淡泊之下,我用了太长时间,才明白这道理。
        文字是,影像是,人也是。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永不落地 2008-06-12

    评论

  • 没深入看过。但喜欢《莲花》。先十行一目,而后一行一目,再而一字一目,停顿。再读。真希望以后她的作品都不再是那种“苦难”的绝种论调。
  • 不晓得再过多少年,我们平静的表面下有一颗平静的心。橙爱你。
  • 做牛做马做猪做狗大小一二老子都不在乎... 高姿态的小
  • 我们在平静中收获满足,在喧嚣里收获平静 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