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23

    呈现给L某P黄某亭同学的离别作业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402.html

    俺与黄某亭的断臂情缘(示范版)

        世事莫测变换,原来冥冥之中,一切早有注定。
        可是,于千万人之中,于千万年之间,时间茫茫无涯的苍野,为何你我会相遇,为何这两年的时光中,我们会有那么多的对视、会心一笑,又为何最终的结局,仍然是分开?
        我不明白。天,也不能告诉我答案。而你,知道么?
        嗯,亲爱的你。此时,你应该还在从广州到深圳的路途中吧,是不是正仰头看前方悬挂着的电视机,努力地想要听清那一句句对白?
        我看到有细密的微笑,慢慢地从你心底漾出来。
        此时,你可曾想起我。

        我还记得那个夏夜。那么深刻地记着。
        几百平米的空间里,只有我。手指与键盘相触的声音,兀然而又落寞。开页面。关页面。点击。关闭。显示屏显现出的,是深不见底的虚无。
        天色亮起来。有风,微凉。
        突然,我见到你留下的12个数字,清晰地出现在屏幕中央。这个号码,竟与我烂熟于心的那一个,那么相似。
        如果,如果当初你不是选择了来到深圳,如果2004年你不是进入了三联,如果三联的办公室不是也在天安,如果那一夜,我错过你曾出现的那个页面,那么,你我,也不会相见。
        但是没有如果的。倘若有,这,漫长的两年,我该如何渡过。可即便没有,我的以后,这长长的以后,又该怎样继续。

        后来,我急切地去见你。你靠在数码时代那堵巨大的墙下,长而漆黑的头发垂下来,遮住肩膀,侧影彷佛一幅略微展开的画卷。
        写到这里,你不知在我的心里,有多少快乐。
    再后来,我每天早上一睁开眼,便想到你,便开始等待午餐的那一个半小时。因为那个时候,我能又见到你。不论中餐西餐,不论你举着刀叉,还是笨拙地捏着筷子,见到你,我内心里的柔软,就彷佛整个世界森林里的老虎全部融化成了黄油,缓慢的,亦步亦趋的,流淌。

        但我还是要离开了。要离开你。要去往一个没有你的地方。你的声音,自此便隔了我一千五百公里。你的笑,你的一举一动,你把不小心掉在桌上的菜调皮地夹起来扔进火锅的姿势,都即将离我一千五百公里。
        你知道么,这样的距离,是我不能、不希望、无法接受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我想,对于你,一定也是如此吧。

        在即将到来的以后,不会有人准时在中午的十二点,给你敲响午餐的钟声;在即将到来的以后,没有人再在午餐的饭桌上,给你递过蓝白沙和要很久才能打着的一次性火机;在即将到来的以后,不知还有谁会跟你说,L某P,我最耐最耐你。

        再见,我爱你。我爱你,再见。我的泪,已经流下来了。


    以上情节绝对真实,情绪部分杜撰。笑岔气了~~各位亲耐的千万表吃醋丫,哈哈哈哈哈~~下边是L某P的临别感言

        是因为即将远隔还是因为真的断臂?
      你在屏幕上打出的哈哈,是否代表你在屏幕后也由衷地笑?
      此刻你在饭桌边上面对的是谁?谈论的是谁?想着的是谁?
      我们都习惯把自己看得太重要,我时刻克制着过分自恋或文艺。但你离开的时间越来越近,理智在这时候总是不敌感情。我不想假装洒脱,说我不在乎你的离开。我不想貌似乐观,说再见只是迟早的事。我不曾当面告诉你,你是我最重要的同性朋友,因为那不是我的做派。只有在这个场合,我才有逼自己说出来的理由。没有必要作秀,只是碰巧只有这样的场合,我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我是真的舍不得。
      幸好我们还有性命,还有时间。给我一个恢复理智的机会,向你学习,做个干净利落的勇猛小t,用淡定而温和的情绪去回忆我们在一起的时光,等待我们将在一起的快乐。
      我们所打造的纯洁的女女关系,即将变成逐渐褪色的历史。你常戏谑地说我们都回不去了。当时的戏谑加剧现在的痛惜。我们对过去是有把握的,但对未来,我们手无缚鸡之力。就像案板上的鱼肉等待刀俎。
      你说你不喜欢轻易许诺的人,我也不喜欢。我尤其不喜欢自己不负责任地许诺。但这时候我可以确凿地告诉你:有生之年我都会把你记在心上。我会用你给我的美丽的纸写信,把它们扔进已经不合时宜而日益消失的邮箱,让它们费尽周折跋山涉水翻山越岭抵达你。
      记住我的诺言。记住我。可以吗?这是我唯二的要求。
      
      (谢绝旁人评论或调侃,因为我现在很严肃。谢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闲话 2009-04-23

    评论

  • 恩,记得别调侃我好吗?这是我唯二的要求
  • :)
  • l某g,我又過來流了2滴杜撰的眼淚。。。
  • 介个,介个,纯粹是个示威,偶愤慨,偶疾呼,偶抗议,偶的地位在哪里??tate
  • 你就使劲的煽情吧。评论无法谢绝,老虎不会融化。一切没有注定。某范
  • 狂汗BB
  • 我的娘啊,太华丽了。亲乃地。b o b b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