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3-01

    言不及义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440.html

        昨日说好电话,我一直开机,似乎等待审判。
        没有声响。
        我几乎是得意的。猜测他未有恰当底气来与我深谈。以为掌握主动胜券在握。
        结果便是我在一张笑脸面前,心有不甘,行为仍是顺从。如此仓皇败下阵来,无以应对。
        
        一个无赖的小孩,你能以何种态度对待?
        我们内心的软弱与有些过分的责任感,被人掌控着,使我们被推着日复一日走。还似乎满心负疚。
        谁欠谁的,谁该还谁,谁拿什么去补偿谁,仿佛就是轮回。
        壮大,微弱,挣扎,虚假繁荣,貌似欣欣,再壮大。这似乎也是轮回。
        有谁不惧怕经历这过程的么?反正不是我。

        看来与人应该保持距离,那么即便再决绝,也无所谓残忍。
        我只是暂时顺从。随时保持反抗的权力。
        你拖得一日平静是一日,我过多一日便损耗多一日的耐心。你置若惘闻,我心如明镜。
    分享到:

    评论

  • 作者:访客521820 bobby
  • 汗啊,如若不是前面知道你辞职,我简直又要醋坛子倒的一地都是。tate
  • 哎哎哎。。——C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