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03

    还是过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455.html


    简单生活   
        文艺青年说,家是回不去的地方。我说,家是让人拿来尽量懒的。
        回来时只背了出差用的双肩背包,往里边塞了两本书一条G-STAR的长裤(只因它最少能容下我穿5条毛裤的腿)。另外便是牙刷眼镜盒隐形眼镜药水纸巾等玩意,护肤品则一件都懒得带,通通被暂时遗弃在书架边的木头盒子里,连犹豫都不曾有。
        由此可见,在我的意识里边,回家就无须在乎形象了,尽可以当个成日吃睡的农妇。

        今年第一次穿上高领毛衣,脖子里边始终像有小针在扎,只得时时双手将衣领外拉,作“曲项向天歌”状。脑袋上除了洗发水便不再有其余宠幸物事,每天两次的洗澡变成两天一次,出门的衣服鞋子由半个月绝不雷同变为一条破牛仔裤坚持穿四天。就洗脸的繁杂程序也缩减了,用姐的雅漾洁面泡沫、涂老妈的玉兰油面霜,两步OK。
        生活平白无故变简单。

    跟头和运程
        昨日见爹的几个朋友。其一号称抱我从三岁开始,所以一见便极为洋派地同我拥抱,还要求我亲他一下。我被这厮浑身厚重的烟味熏了一跟头,屏住呼吸忍气吞声被抱了便闪到一边郁闷。姐在对面朝我使眼色,两人脸上挂着笑,暗地里狂吐不止。
        爹抽烟,他抽烟,我也抽烟。原来烟的味道,也因人而异。

        除之在外,其间又一为江湖术士,自称旁人尊其为大师。要了我的生辰八字,掐指小算嘴中念叨,结论概括如下:丙戌有财运,3月遇小财9月遇大财;大利正南东南,往北则坍向东即塌。此人一下封了我北京上海两条路,看来跟罗拉去厦门倒是大道一条。
        只不过,他的这些我懒得信,心里干脆只拿一个“扯”字做答。面上的诚恳谦逊一直装着,洗耳恭听的样子也继续摆。姐事后说当时生怕我摆不耐烦直接翻脸,我大笑——我几时那么直率。

    废话废到没标题
        曹咏生女儿了,理应去看。只不过去了,要见的便是一群。开赌场者有之,卖白粉者有之,放高利贷者有之,想来着实心惊。本大家见上一面,叙旧而已。我有必要犹豫再三?

        跟娘上街,替她挑衣服鞋子,然后去柜台付帐。她越来越胖,东西越来越难买。越来越……像个老太太了。

        原本为些事情懊恼,决定过年不开手机不开电脑。结果仍因心有挂念,食了言。有时候原则,不堪一击。

        明天下雪降温。遥遥记得小学的那次雪,深埋过膝。
        感冒了,有点流鼻涕。老章他们来接我了,出去喝酒。


       
    分享到:

    评论

  • 恩,喜欢G-STAR的。
  • 三十以后,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平淡
  • 拜一个晚年
  • 又上班了!!天哪~~B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