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21

    随手敲敲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465.html

    依旧头痛。缩在被子里长达十个小时。被窝微热,不间断醒来。终于起床,洗澡。跟她们说笑间,就迅速地就忘记了失眠和脑子里那根筋的牵扯。由此看来,小事一桩,不搭理它,它自己就会过去。
    罗拉要买彩色袜子,要打耳洞,于是直奔东门。
    这世道还是穷人多,东门和万象城中信的人流量把这现实摆得一清二楚。可这并不妨碍大家伙都喜气洋洋,一幅天下太平的模样。
    沿途见到很多妆容精致的女孩子,脖颈细长,额头光洁,骄傲地昂着小脑袋。每当看到这样的场景,老会想起《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的结尾,我会有宛若保释犯张明的那些感叹。
    有次在武汉出差,罗拉短信我,也说到类似情境。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同步老了。

    BB问我,你们要的幸福是一致的么?我说不知道。突然记起那次她在深圳,两人趴在推币机的屏幕前,尖叫大笑,如同两个赌徒。
    这是一场赌博么,赌的又是什么。呵呵。

    每天都看到一个朋友上线,却不能说话。不看到也罢,只是不愿意删除。事情原本不该这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怎么题呢 2010-01-21
    偷心 2009-01-21

    评论

  • 那个人肯定不是我,是我我就上你家哭去
  • 一定不是我对吧,是我我就哭给你看。我现在就很想哭了,亲爱的神经。
  • 小二到此一游
  • 人生非我愿,愿赌则服输! 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