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6

    许家阿蕾以及跑出公司乱晃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473.html

    昨日大概是从12月以来的第一次加班。居然毫不郁闷。
    花了一个小时,理出小册子的整个行进思路。
    临到下笔,却有些找不到调子。
    再往深入里想,竟觉得这东西压根没有做的必要。干脆罢手。

    用了一个上午跟许家阿蕾沟通这事,
    两人观点一致——内容太单薄分散,支撑不了什么核心观点,聊胜于无。
    可即便这样也没办法,她毕竟不是老大。

    因为工作,跟她认识近两年。
    我们从单纯的甲乙双方,变成常利用工作之余私下交流的朋友,全然撇开利益层面的种种关系,轻松自在,彼此欣赏,没有戒心,无须忌讳。
    这或许是合作的最高境界。呵呵。

    许小妮子生得一张娃娃脸,笑起来眼睛弯弯,一幅男女通杀的乖模样。说起话来也是温暖适度的,偶尔会蹦出两句略带锋芒的玩笑,既表明自己态度,又顾全他人颜面,估计平日里跟各大媒体的讨价还价都不会显山露水。有武汉女孩子的聪慧精明爱打扮善发嗲,却又没有她们惯常见的咄咄逼人恃宠而骄。
    能在一个“度”字里边游刃有余的人,我基本上是仰视的。一直以为的聪明,大抵也就是如此了。
    不过此丫头心思过于细腻,挂怀之事太多,难免在些小私事上乱了阵脚,以至常常不快。女孩子本身就有不必随时保持理智清醒的权利,有个合适的人宠溺着,这些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据她所说近来耳鸣严重,下午去医院的结果,手机辐射和体虚竟是罪魁祸首。偏我还打了电话去问,叨扰了美女睡眠,实在是抱歉得很。
    好好休息啊,你要是倒下了,我可会欲哭无泪。当然,不仅仅因为会接踵而来的沟通屏障。我还等着回家跟你吃糖炒栗子呢,你得好好的。

    下午出了公司,兰溪谷一期着实是用不着广告的。处于半山之间,背倚山岚林海,什么样的宣传都显得虚弱。所以广告的唯一目的,不过是留个地址电话,方便各路富豪到场。
    至于卖楼,让产品说话吧。
    沿石级而上,惟有溪水鸟语,恍惚得全然不是深圳。此时销售人员的嘴巴,或许跟犬吠别无二致。
    可惜,二期临了马路,产品虽是townhouse为主,较一期已然升级,氛围却没法子相提并论。明天开策略会,打算搬了长沙蔚蓝海岸 “长在XX里的XX小镇” 的核心来用。
    不是我要偷懒,毕竟是第一直觉。舍不得丢。

    四周踩完一圈,时间尚早。一行人晃荡到海上世界,降温的迹象总算是坦坦然地呼啸出来了,风吹得忽忽啦啦的,几个在室内待惯了的家伙抖得如同北方秋天的树叶子,转身闪进了烂大街的星巴克,灌了满肚子的摩卡卡布其诺,开始无止境YY,话题无非是要是每天都能如此该多好云云,极没出息和想象力。
    晚饭在南山巴蜀风。一见他们的店面,便想起和肉肉一同一个月做N个主题包装的日子。那时候的绞尽脑汁,现在当然已经无迹可寻。只是门前空运菜的水牌还在用我当年的文案,连深圳离成都一千三百公里的错误都不曾改。设计倒是重新做过,背景是个傻大蠢的飞机,文字排得一条一条,宛若一颗颗丢到空中的黑色炸弹。
    餐具改了,菜单也改了,多少滋味在心头变成了深圳人的川菜生活。不知哪样更好些,可还是苍凉之感顿生。
    世界变化快,谁和谁做过的那些,面对时间,都没什么重要。

    晚上广告公司足球联赛的决赛。我们对黑弧。马越同志电了一个张曼玉给康佳做代言的爆炸头,穿了格子衬衣,如同一个健壮高大的大嫂,从前的男人气消失殆尽,我都不好意思承认认识这厮。
    上半场我们先进两球,下半场被一气灌进四个。输赢无所谓,一场游戏而已。
    吹了两小时风,似乎还没感冒。值得庆祝。今天的废话,到此为止。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OWN36 2017-01-06
    忽悠混江湖 2008-01-06

    评论

  • 花雕
  • 这篇读着真温柔C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