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1-04

    本命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475.html

    阳历的新年即便不像新年,人们仍旧欣欣向荣地过节。
    不是第一次半夜去海上世界,结果还是被吓着了——深圳人在这个时候,终于集体闲下来。可闲又如何,他们(包括我)步子的频率照样泄露平日的习惯。
    早说了,习惯是可怕的事。难改,而且大多懒得改。

    这半个月来收发了很多短信,大概整整半年加起来都没这么多。一去一来一来一去,有时看完就删掉,有时想,留着吧,省得日后想来是幻觉。这样积聚下来,竟将近百条。
    它们好好待在手机里,告诉我,一切都是真的。
    那谁说,看自己的手机,半个月以来的信息都是发给你的,很震惊。我也很震惊——他的消息没有一条在。说了些什么,我也忘记了。
    我就是这么一个烂人。近几天发短信给我又没收到回音的人,对不起。

    跟姐一起待了三天,时不时说到我以前。看了相册之后更是大发感叹:你这两年变得,啧啧。她说的变,大概是罗拉指的杀气。大学毕业前,我还眉眼平和,脸圆得如同一张小烧饼,下巴看不见一点棱角轮廓。如今瘦些倒是其次,戾气重了是真的。想想当初四年没人见过我大声,遇了委屈责难掉头便走都是难得,如今却动不动跳将起来,有什么不满立马摆明态度,哪一天平安无事都是少见,变了,也理所应当。
    相由心生这话,显然是有道理的。BB她们从前公认的好脾气,不见了。
    城市双年展台湾宜兰的那一块,第一面显示屏上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我是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
    呵,人总是要变的。变也不见得是坏事。

    嚷嚷要写年度总结都很久了,31号下午动了手,最终被公司的大扫除打乱。寥寥百十个字,都未切入正题。或许是因为过得混乱,或许是因为感觉无益。不管有多少或许,反正是没结果的。
    99年美术专业考试结束,我就认定凡事结果最重要。现在依然不想倒戈。

    大概骨子里还是传统,每每要过完旧历年,我才会觉得一年真的开始。可05年年初发生了什么,仍旧回忆不起。五一去完成都,之后的日子才算明晰了。无数个通宵死劲憋大公馆的楼书,跟梁丰吵架,跟老夏说辞职,然后因为影视广告的事流离失所了10天,再然后频繁感冒咳嗽身上起疹子毫无食欲体重骤减,再再然后认识这个招惹那个,一个个人出现一个个人消失,信誓旦旦的承诺情深意长的句子去了又回。怎一个乱字又能说得明白。
    这一年,眼睛下边出现第一条皱纹、突然害怕看见女人怀孕、发现熬夜会对身体有影响、相信做事需要状态、能独立完成一个还算像样的策略案、写了一本基本能充当旅游导览的楼书、了解了整个汉口的变化变迁、做了几款拿出去不会羞愧难当的报版、冒充了几回别人的女友、拒绝了几个直觉毫无可能性的追求、短暂地被那谁谁吸引又迅速地打消念头,这些都不曾对我有大的影响,累积起来,却叫我日渐不知哪些事情可以确定,哪些又可以一笑置之。
    一点点回望,或许只是为了填补博客几天来的空缺。
    25岁,大学时还以为要过很久才会那么老,也就这么蛮横地来了。星座说我本年度的幸运物品是方型手表,管它是不是金属过敏,swatch那块一直喜欢的,只要还有卖,就买来当作本命年的纪念罢。

    明天要上班,要去银行查查我那莫名被吞掉了一千块的工资卡,要写大公馆的第四本小册子,要到蛇口看看兰溪谷准备新的一轮比稿。近日睡眠很成问题,该调整了,连续大半个月迟到打车上班,也该收敛了。我想念挂记的那些人,晚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存在与消失 2005-01-04

    评论

  • 很喜欢你文章的风格,感觉是我想要表达却表达不出的感觉,不知道可不可以做朋友?可不可以留下你的qq,我的qq是6785475
  • 很喜欢你文章的风格,感觉是我想要表达却表达不出的感觉,不知道可不可以做朋友?可不可以留下你的qq,我的qq是149644872
  • 反思者长大
  • 小心是信用卡骗局.槐安(懒得登陆)
  • 幸福总在不远处,TABLE 雷
  • 幸福总在不远处,TABLE 雷
  • 我也一直在过完春节才算是过了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