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2-30

    半夜废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477.html

    同胡江s妞老猫吃饭,还是6000馆。
    吃完同去打桌球,我胡江对他们两。
    开始都兴致勃勃,打到一半,不知怎么地,都突然安静下来。
    我干脆在等的当儿,翻看胡江的《南方周末》,临到上场,胡乱捅一杆便撤,继续看报纸。

    始终一口气闷在胸里,几人匆匆散场。沿途抽烟。抽着抽着,也到家了。
    想找嵇康的《与山巨源绝交书》来看,古代文学作品选的第一卷第二册却遍寻不得,
    正好是魏晋那本。
    翻箱倒柜,始终未果。

    罗拉对着电脑写日记,不看也知郁闷。我则如同没头苍蝇地东摸西找,强迫症一般。
    实在忍不住,问她:我是个客观的人么?她说:是。
    又问:我是个健康的人么?她说:基本上算是。
    再问:我是个成熟的人么?她斩钉截铁:不是。你逃避长大。
    已经不是第一次,有人这样告诉我。
    很多事情,不是不想,是不能。我不是由着性子胡闹的年纪了,凡事该想后果。

    很多条短信未删,看时大笑。再看却失了勇气。呵呵,我不想再说幻觉了。
    这个词,不知到底是安慰,还是逃避。
    拿了楚辞来看,大声地念《离骚》,竟然好多字已经不认得。念着念着,脑子空一些,再念,一些琐事又纷至沓来,陡地念不下去。强迫自己继续念,念完《离骚》念九歌,直到一本薄薄的册子结束。
    我混乱的2005,终于要收场。最大的一场心乱,戛然而止。
    陈丹青都说一年无事,我这个成天盼着给他提鞋的,有什么资格絮絮叨叨。

    另外,终于在博上又隐晦了一回,不知过三两月再看,是否还回忆得起。时光摧枯拉朽,我早就说过了,却不知是真的,还是假的。。
    分享到:

    评论

  • 不为什么,陈子昂有云
  • 发生了什么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