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10-22

    做个节制的人。面朝电脑,指下花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514.html

    耗了大半夜,终于写完英郡下一阶段那些大而无当的标题,
    整个人有脱了水的疲惫。
    明知道不可能确定的东西,
    提完案就再也不会翻上来的永远不会让人看到东西,
    一定要做么?
    嗯,是的,一定。
    要让甲方看到工作态度,要让甲方同我们续约,然后把月服务费加多两万块。
    另外,所有经历都是有价值的,做完这个就涅槃了……
    理由真多啊。

    近两天又不断有人跟我说:
    喂,你东西写的越来越节制了。
    微微,是不是年纪小的缘故,文字看上去冷得很,不像那谁谁……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反驳:哪有。不觉得镜头感很强么?这叫东方留白!
    当然,我是有自知之明的家伙,深知他们没有必要打击我。
    我也的确算得上个节制的人,
    从不喝醉,极少吃撑,虽然花钱如流水,但尽量不会欠债(银行除外),
    还有,还有俺长到24岁奔25了也只正儿八经交过一个男朋友,还是处女,从不乱来。
    文如其人,这话该是对的罢?
    在俺做疑似混混看人拿铁棍打架的那会儿,我的作文难道写得很张扬?
    无从考证了。真后悔没留着当年的作业本。
    倒是大学时写东西挺煽的,偏偏那时候俺比现在还闷。
    如果一定要解释,那大约是闷骚。现在却骚不起来了。

    让文字只展示不表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一直排斥王安忆的文字,觉得有吃撑到嗓子眼的难受,
    所以经常告诫自己:不要当读者是傻X,每个人都有想象力,一件事情说到点子上,好,立马收尾。
    叫人琢磨来琢磨去回味无穷的,才是好东西。

    不过,说人家总是容易。全世界都是鉴赏家。
    这不,我开始留白,留着留着,就只剩白了。

    前两天跟罗拉说到博客的问题,
    这个东西,到底是拿来放自己的琐事小情绪大秘密的呢,
    抑或是一个向更多人售卖自己的工具。
    显然讨论不出什么结果。林子大了,鸟各有各不同嘛。
    比如说tate,你说有太多东西想写,却又不能写,
    最终就用一堆“我只是想起”把自己敷衍过去了。
    这感觉我明白。谁的生活都不是真空。
    敢于完全向所有人说想说的话,这勇气只有傻X有。
    要不然就是临了的那一刻,正好是大家都知道的世界末日。
    否则,好多东西,只能让它烂在肚子里,老天爷都只瞧得见三尺高的积灰。
    这不是撒谎不是隐瞒,
    只是没必要把自己开膛破肚放到太阳底下晒。是吧。
    吓坏别人,让人伤了心绝了望,也不是个善良人该做的。
    就这样吧,现世安稳,一切挺好。

    综上所述,我码字节制是正确的,请不要再拿这个批评我。嗯,多谢。
    但愿看到这里的人不会满肚子莫名其妙:你到底想说啥?
    对不起,我只是上来完成一下作业。我也不知道我想说啥。
    还是写大公馆的长文案吧,写着写着,俺就涅槃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不题 2009-10-22
    青春 2008-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