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9-20

    写不下去的作业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528.html

    周末跟同事去看万科的房子,同一片区,一个典型中式的白墙黑瓦,风影渡疏竹,清雅得很;一个明摆摆的舶来风范,一条小水沟都要美其名曰“浅水湾”。
    看完过后,我很严肃地对同事说:俺觉得前一个是内敛地张扬自己的清高,后一个是赤裸地表现自己的欲望。
    对方很不屑,斜了眼瞥我,说:它们一个是庄严的牌坊,一个是快乐的婊子。
    我咽口唾沫,无话可说。

    说好听点,我显然是个有中国士大夫情节的家伙。因为我真的一见那清雅劲儿就觉得那是俺们家宅子,站得舍不得挪脚,还自欺欺人地认定门前巴掌大的人工湖里有六朝金粉的味道。
    话虽如此,但如果有钱,我大概还是不会选择住在这儿。原因很简单:太喜欢会让我有景仰之心,大声说话都怕亵渎了。长期低三下四,必定人将不人。
    依此类推,我肯定不能跟自己太喜欢的人在一起。想到这儿,我很悲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