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8-28

    晃荡一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539.html


    晃荡一周,生物钟完全乱了。既不睡也不吃,宛若神仙。
    说晃荡一周,其实不太确切。五天而已。记不起来这五天都在干什么,似乎是在等,至于等什么,也懒得找答案。经常思考的女人是让人生厌的,我牢记这一点。
    那天跟人开玩笑,说敲人家的键盘、看人家的显示器、听人家的音响、坐人家的凳子、批人家的毛毯,这几样相加,就八九不离十地等于客死异乡。我刻意把自己说得有点惨,其实不过是想跟人诉诉苦,又不愿意把事情说得太明白,意图换个毫不对位的安慰。
    呵呵,真是自欺欺人。

    至于这五天发生了什么,始终模糊。谁说某时某刻发生的某事就一定是确定的,抹布擦擦,三言两语,都能叫它一干二净。我总算闹明白了,王家卫在《阿飞正传》里的经典台词显然是句经典废话。事情发生的时候,路人、阳光、身边的零零碎碎都在见证么?显然不是。一些存在于毫无关系人事间的小破情绪,既没生离,也无死别,迅速淹没掉,跟每年八月过了是九月一般理所应当。
    但是,如果什么都是理所应当,我现在多么应该躺在床上睡大觉啊。这证明,理所应当也不过是个无效词罢了。

    终于回了公司,还好,桌上没有我想象那么多的灰,也没人霸占我的位置。椅子空在那里,CD和书摆了满桌,乱得一如从前。
    胖子老板笑不眯眯地走过来,边转动我的凳子边问:噩梦结束了?我笑:结束了。顿了一顿,又说,我好想念你啊总裁。他合作地打哈哈:我也很想你啊。
    即便平时我对他那么多抱怨,这仍然是个亲切的瞬间。在这家公司待了近两年,第一次不因为出差放假那么久不回去,我说想念他,是真的。以前总是很讨厌发现自己依赖某人某物,连抽烟都不例外。现在却觉得,有人有物可以依赖,已经好得不能再好。
    起码证明我不孤立不是?

    晚上有人发短信来:地铁里一点都不压抑。好多美女。我回他:地铁只是有些寂寞。你想啊,那么长的路,只有它自己在走,连灯都是间或的。不像地面,车水马龙花月春风,就算是虚假也能造出一片繁荣来。按完了又觉得矫情致死,干脆删掉。
    矫情致死矫情致死,虚假繁荣有谁不会的。于是吃香辣蟹,吃板栗鸡,到“启示”看小弟弹吉他,凌晨过了再站在路边举着手机呼朋唤友去K歌,一路奔向KTV,鬼哭狼嚎直到打烊。
    该干的都干了。我还沮丧个P 啊。难不成沮丧自己肺活量越来越差唱着唱着一口气上不来?我又不参加超级女声,闲得无聊为这个郁闷作甚。
    我只是不断想,我要完蛋了。
    完蛋。上齿和下唇一接触,舌头在上颚一弹,念来轻快便捷,听来干脆过瘾,并且毫无指向。没有指向性是形容词的好处,比如说郁闷、无聊、放纵、快乐,等等等等,意思都说明白了,却完全不具体。就像一个人说自己很坏,却不摆事实举例子证明,这样既没有说谎,又给自己留了不被人踩的余地,多好。
    所以,我只是说自己完蛋了,却不想说完蛋的原因理由在哪。谁都不要逼我给答案。总结太累了。
    天亮了,好象是晴天,有人会很高兴。
    我要睡到自然醒。
    另外,谢谢猫十八、塑料、娟娟同学陪了我一宿。我喜欢你们。喜欢在这里也是个形容词。真对不起。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猜我是谁?
  • 这个人疯掉了,找个老公或者老婆吧。
  • 赫.早上6点多写东西,生物钟混乱哈.昨天看 死神来了 ,似乎生命真的是注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