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7-28

    给恭胖子新书的书评,555,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553.html

    我曾经很严肃直接满怀八卦精神地问恭小兵:你是不是待在里边的时候主流文学看多了,字码得都一股《人民文学》味?
      
      说实话,向来觉得恭胖子的小说有趣不如杂文,杂文有趣不如拍砖,拍砖有趣不如在QQ掐架。如果你有精力也有渠道,不妨按我说的找来一堆对比下下,你会发现我总结的比游标卡尺还精准。
      吵架有趣的人智商不会低。恭胖子当然不例外。可幸福个啥子东东没几个人能说清楚,给这种虚幻不着边际的东西下定义也是吃饱了被老婆揍然后窝在小黑屋里郁闷无所事事的哲学家才会干的事。因为恭胖子是个吵架高手,因为恭胖子身材日益肥硕的同时脑袋也在变大,因为恭胖子不幸孤家寡人至今只能对着高小胖君“老破老破”地YY,所以他没有不自量力地想给幸福定义,而是很敏捷地抓住即逝地青春小尾巴,很委屈很疑惑很明媚很忧伤地双手托腮以45度角仰望苍天的姿态默默流泪:你不是说多挣点钱多泡俩妞就幸福了吗?MD,呜呜,你丫骗人!
      如果不怕他揍,我会说上边那一个问号一个感叹号就是《给幸福一个怎样的说法》那11万字的中心思想。
      
      韩亭亭、柳翘翘、秦蓉、江菲妤……瞧瞧瞧瞧,这都是些啥人啊,恭胖子用儿童时期的想象力把小妞全体整得花枝乱颤乱花飞舞眼花缭乱,同时又费尽心机拼命把自己压低,甚至连名字都不起眼——吴小灰。
      其实恭胖子这心态基本与上世纪农村大叔大婶喊自家娃 “狗剩”差不多。但事实总证明人民的智慧是无穷的,叫“狗剩”的娃果然好养,吴小灰这家伙的运气也自然非同凡响,事业平步青云一帆风顺大把捞钞票不说,个个妞都还争先恐后地把爱情捧着奔向恭胖子假想出来的自己,冲得前赴后继。
      按理说这些足以让现实中的高小胖字母中国之流羡慕到每天长流鼻血,可恭胖子是贪心的,跟所有识得三两大字的暴发户一样,他在各式美女过尽千帆看钞票颜色看到色盲后,又开始了对除去物质和肉欲的追求——探询一个世间最复杂又最简单的问题——幸福在哪里。
      
      记得刚上学那会,音乐课成天就唱些“幸福在哪里呀幸福在哪里”,每上一节课之前都唱,一天8次也不嫌烦。可即便这样,歌词里说幸福具体在哪,我还是忘了,可见那答案不是很深入人心。倒是动画片《宝莲灯》里沉香和三圣母的对白比较有意思,沉香奶声奶气地问他娘:妈妈,幸福是什么呀?三圣母满眼慈爱:幸福,幸福就是沉香和妈妈在一起啊。
      对于沉香和三圣母,这是个完美答案。沉香只是个孩子,因为什么都不懂,所以心无杂念;三圣母只是一个母亲,因为沉香是全部的身心所系,所以才能答得不假思索。
      可古人早说了,饱暖思淫欲。恭胖子无比清楚这一点放之四海而皆准,于是干干脆脆地将之作为文章的递进线索,然后絮絮叨叨不厌其烦地堆砌了十万字的复杂情节,在推进虚构人物生命的进程中寻求属于自己的完美答案;可局限在文学青年的帽子之下,恭胖子在善于思考的同时不被世俗允许太欣欣向荣积极向上,于是尽管男主角已经在10万字的篇幅中无数次同人做爱,临到恭小兵安排的最后一次,也只能匆匆忙忙如同醍醐灌顶般地明白:“只有和自己心爱的女人一起,才可以制造出来这样令人眩晕的光芒。”
      做爱的快感是多少秒,做爱时的心理暗示就能维持多少秒。快感不可能一直延续,但被硬写到了三十岁的吴小灰已经足够老,终于需要直面向前颠簸的生活,也终于只能回头去找平常淡泊的幸福。
      
      提出问题,却不给答案。这是多讨厌的事。可问题是,假若胖子给了答案,我也可能只会嘲讽地嗤笑:越来越哲学了哈?没办法,谁叫我也是个不成器的文学青年,矛盾得满脑子悲观、满脑子幻想。
      写到这里,我似乎听到这个死胖子低着头不停地在耳朵边唠叨:日子越过越红火,可幸福不见了。
      很想扇他一巴掌。然后任生活嘻哈继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昨天 2007-0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