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4

    果冻时代,奶油精神。我们是糖,甜到忧伤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595.html



    放假前的时间过得出奇地慢,如同守着个水杯看水一点一滴蒸发,让人随时可能丧了耐性,想大声吼叫一番。
    日子怎么都是要过去的,我坚信。这不,假期已经过去大半了。
    在过去的一年,我们那些人睁开眼就能见到脸闭上眼就要听到声音,无数次因为工作争吵埋怨。那天一群人在武汉,忙到最后,事情全部告一段落,有拉到了极限的弹簧突然松懈的不知所措。突然时间有大块空白,没有事情等着做,没有会等着开,没有人等着见,这是自高考之后便消失了的空虚感。我们对生活缺乏想象,于是除了吃喝聊天,我们只能在城市里不停穿梭,不停地说:冷得好清爽啊。
    晃荡至凌晨两点,回了酒店仍舍不得睡,怕这样的清闲一去了就没了,便睡思昏沉地胡扯,怎么扯也离不了公司,离不了那些不在身边的,这一年睁开眼就能见到脸闭上眼就要听到声音的人。我们想象所有人都生活在想象中,但这只是想象。我们真的,对生活缺乏想象。
    之后便是筵席后注定的离散,各自归家。假期,等于一个长达十来天的睡眠,有无限可能,也等于无限虚无。我们都习惯了上班加班,然后被公司或客户的电话吵醒,习惯了半夜走到公司的大落地窗前去看深南路的路灯和车流,习惯在中午起床看见外边的阳光刺眼,习惯会议室里的笑声和烟雾弥漫。但终究是放假了,我们都应该让这些我们习惯的生活暂时停止,重新回到自己曾经习惯的生活里去。
    可事实又是怎样呢?是现在的习惯代替了以前的习惯。习惯这东西,其实也是容易改的,只要有时间。
    到了家,总觉得冷。用很厚的棉袄把自己裹起来,出门会记得戴围巾,不再坐公车。TAXI五块钱的起步和跳转缓慢的计程表总让人觉得像占了便宜,以至每次出门都有好心情。可好心情不持久,这里天还没暗下来街上就已经快没有行人,商场超市甚至路边摊都早早收档。我用同身边人完全不合拍的步子晃荡,在自己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城市,我不知道能去哪里吃饭,能去哪里淘DVD,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跟身边的人沟通。他们说我生活方式不正常,生活态度不健康,说我变了,我对此百思不得其解。在自己的家乡,我竟然像个陌生人。
    这样的感觉,是好多人都有的罢。
    总说不喜欢深圳,迟早会离开,一直认为深圳是没有生活的城市,太多人脚步匆匆,太多的奔驰宝马,除了上班下班睡觉,就是逛街泡吧喝酒。最可怕的是,我既不喜欢这样的状态,也忘记了从前又是怎样在生活。
    高中零散念了四年,念过四个学校,回头来想,这是于我来说生命中有缺失的一段,太匆忙的来去让我认识了太多人,却没有几个能够记住,没有朋友,也让我丧失与大多数人交流的能力。我不怕寂寞,寂寞了可以看书可以听歌可以睡觉可以看碟有很多事可以做。但我认为这是缺失,跟没有陪着爹妈看头发变得花白一样的缺失。
    絮叨这么多,陡然想按ctrl+a然后delete,因为我厌烦记录这样的情绪。故乡在哪里呢,苏轼说吾心安处是吾土,电影里说故乡就是回不去的地方,一个同事说所谓乡愁愁的是没有故乡,他们都对,所以我在这里无病呻吟伤春悲秋。
    现在是凌晨三点,不管是在深圳还是家乡,都该睡了。所以我也要睡了。趁天还没有亮,道一声晚安,给所有人。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