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2-11

    烂小说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596.html

    0.
      大家都写情书,我只好也写。谁叫我是个没个性的家伙。
      我没有写情书的对象,我只好再次想起你。谁叫我一直没能找到人替代你。
      
      1.
      说,它跟你什么关系?你满脸严肃地指着我脚边的那只狗问。
      那狗懒得理你,继续用脑袋蹭我的牛仔裤。
      我也很严肃,低头作羞涩状,小声说,是我男朋友。说完撒开腿便跑。
      你在我后边追,边跑边喊,死丫头,你给我站住!
      我站在阳光底下,仰着头,一脸得意。
      
      2.
      我靠着你的肩,吧嗒吧嗒嚼口香糖,眼睛四处转动。天和海是黑糊糊一片,海浪在离我顶多两米的地方不厌其烦地忽呼呼拉拉。你头朝我扭过来,我瞥你,你便凑上来吻我,我迎上去。可没一会儿我们便分开,接吻终究是件无趣的事,问题是我们都不知道除了接吻还可以干什么。
      我继续靠着你,你也吧嗒吧嗒嚼口香糖。海浪一声高过一声,天暗到不能再暗,灰黑里带点诡异的红,一点也不象诗里说的蓝丝绒。我撇撇嘴,回去吧。于是我们站起身,牵着手走。
      海边离车站的距离很远,一条小路,没有灯,据说常发生些劫财劫色的烂事。我们牵着手,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牵谁,都不吭声。路两边有昆虫叫得稀稀拉拉。
      你说等我们把海口转到没有地方可转,我们会怎样?他问。
      我摇脑袋,晃到脖子如同被弹动的弹簧,可几乎只比板寸稍长的头发纹丝不动。这个问题太复杂,我怎么回答呢。
      你发了火:干嘛把头发减那么短,还每天喷上二两摩丝,跟刺猬似的,扎死人了!
      我瞪你,你站着不动,毫无悔改之意。对峙了几秒,我甩了手便走。
      爬上了18路车,我坐到车最后一排,跪在座椅上朝车窗后看,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转过身,一直冷笑,笑到发抖。
      
      2.
      我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敲出一句话:和你聊天真恐怖,跟对着镜子似的。
      与此同时,一句话也发过来;我怎么觉得跟你说话像在自言自语?
      我哈哈大笑。
      一旁你凑过来看,剥了颗阿尔卑斯塞到我嘴里,问:十一点了,什么时候走?
      我不看你,你要走就先回去嘛。
      你二话不说,扭头走了。
      我不理,继续对着显示器哈哈大笑。斜眼看着他出了网吧门,便也不跟Q上的人招呼,关机拿上网卡跑去结帐。
      学校后门就在马路对面,我正张望,陡的一辆大东风从旁边巷子冒出,冲我开过来。我一下子呆住。还好,车在就要擦到我衣袖的当儿停下来。我懵懂地朝前走,想起黎明在《三更》被车猛地撞飞的镜头,惊起一身冷汗。再朝刚站的地方看,车已经走了,你站在那,对着我,眼神复杂。
      我伸伸舌头,把双臂张开。你过来搂着我,我把头埋在你的白T恤里,无法呼吸。
      
      3.
      刮了台风,校道上满是树枝树叶和掉落的紫荆,时不时有大颗雨水从树叶上掉下来。我看看对面的你,又看看脚下的积水,笑。你无可奈何地淌水过来,伏下身,说,来,我背你。
      我笑嘻嘻跳上你的背,搂着你的脖子,吧唧亲了一口。
      你就趁我不备占我便宜吧你。你咬牙切齿。
      我伸右手捏你的鼻子,得寸进尺地说,占你便宜怎么了,你扔我下来啊。
      你大口大口用嘴呼吸,哎呀,空气真他妈新鲜呀。我又腾出左手想去捂你的嘴,冷不防被一口咬住。我死命把手拖出来,手掌边缘已经有了一个红红的牙印。
      好不容易走到块干地方,你站着不动,下来啊,跟猪一样,累死大爷我了。
      我赖着不下来,你便走到棵树旁,作势要靠上去。我急忙滑下,扯着你的衣领,皱着眉头仰起脸,你丫怎么这么狠心啊?
      你擦掉我脸上的雨水,拍拍我后脑勺,走啦。我喜滋滋挽着你,双肩的书包在屁股上啪嗒吧嗒。
      
      4.
      于萌萌给我寄东西了。你有些低声下气。
      寄了就去拿啊。我翻着本《现代汉语》打呵欠,看看自习室墙上的钟,反正我看书也看烦了,要不现在去邮局,正好没关门。
      你就这样啊?你似乎有些诧异。
      你觉得我应该吃醋?我看着你的小眼睛,她根本对我不造成威胁,我吃什么醋啊?要是寄的是吃的什么的,我还能沾点光,是吧。我嬉皮笑脸。
      没见过你这样的,你嘟嘟囔囔。
      我觉得吧,她喜欢你,你不喜欢她,可也没必要做不成朋友啊。你看你以前,人家把日记给你看,你还扔到垃圾桶里,多伤人家心啊。真是,我摇头,表示对你这种冷血的极度不齿。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该跟他纠缠不清了?你抬高了嗓门。
      我看看四周,自习室里的人都看着我们。面子挂不住,我收拾了东西拉你出门。
      我只觉得人跟人关系有很多种而已,我小声辩解。
      你不理我,我只得跟着。
      
      你领了包裹,我死皮赖脸去抢来拆。结果一打开盒子,我的脸就沉了下来,送你NIKE的鞋子和衣服,高干子弟就是不一样啊。
      不是你让我来拿的么,你显然很得意,嘿嘿直笑。
      我觉得不应该让你得逞,可也没话好说,只得憋着,闷声出了邮局。看见和路雪的冰柜,掏钱包去买了两支“梦龙”,递一个给你塞你的嘴。
      
      你看你,都吃成什么样了,你扳过我的脸,满嘴巧克力,跟小猪似的。
      我鼓足腮帮子,不满地说,嫌弃我是吧,那你找你家“情深深雨蒙蒙”去,别带我玩。说完便举起手拿他的手背来擦嘴。
      又来这套啊你,你看着自己沾满了巧克力的手哀号,抬手作势要舔。
      我厌恶地看你,什么德行。
      
      5.
      你的手怎么成天都是冰凉的啊,莫非是传说中的冷血动物?你皱眉看我。
      切,知道什么叫冰肌玉骨自清凉无汗么?我不屑。
      你还冰肌玉骨呢,夏天就跟一火炉子,天冷就比死人还凉了。
      反正一嫌弃我就是没一个毛孔是好的。嫌我夏天热冬天冷你干嘛不抱着一空调?
      嘿嘿,空调太贵买不起,你要是夏天给我打打扇子冬天给我灌个热水袋我就不嫌弃你啦。
      啊,原来我就是古人说的秋扇啊,心都碎成片片了,我作泫然欲泣状。
      都成片片了啊?好可怜,不过也好,等咱有了孩子,就能把尿片钱省下了。你一把环住我的腰,一只手来摸我的小腹。
      我打掉你的手,翻了个白眼,流氓。
      
      6.
      你怎么又来了你,一天来多少道了?饭馆老板冲着门口喊。
      我回头去看,一老太端着个破搪瓷缸子佝偻着背,六七十来岁光景,满脸黑灰地站在门口。心下有些不忍,正准备找零钱给她,却被老板劝住了:我们一天都给多少次了,打发一个来一个,小林你别给。你们大伙都别给哈,给了就是不给大哥面子。
      我迟疑着收回手,你埋头挑着空心菜里的蒜蓉,然后夹到我碗里。
      我正把头低下来准备吃,老板却拿了筷子和碗来敲,边敲边笑嘻嘻地说,给点儿吧给点儿吧。满屋子吃饭的人哄堂大笑,你也笑。回头去看那老太,还佝偻地站在那里。
      我扔了筷子,不吃了。
      不好吃啊,那想吃什么,再给你叫一个?
      不吃了。我从钱包里拿了钱,丢在桌上便走。
      你跟出来,你又怎么了,刚不好好的嘛。
      吃不下。我硬生生甩下一句。
      你看你这什么脾气?又没谁招你惹你。
      是没谁招我惹我,我有病好吧。
      
      7.
      我拎着盒雀巢的二指巧克力威化,上了5楼去找你。
      门还是锁的。这是我一下午中的第六次上楼了。撕了电话本的一页纸,我写:打电话给我。然后折成细条塞进了锁眼。想了想,又把纸条拉出来,揉成一团扔了。

    8.
      你怎么不说话?你看着我。我昨晚梦见你了呢。
      我坐在你对面,仍然无话可说。
      怎么了?你在我身边坐下来,我往一边让了让。
      我看不到我们在一起的意义。我看你的眼睛。大概是睡多了,有些浮肿。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搭着我肩的手滑了下来。
      我们分手吧。我很平静地说。
      你想好了?
      是的。
      可我想你留下来,真的。他低头。
      可我看不到意义。我走了。
      你拉着我的手,并不算紧,所以我还是走了。
      
      9.
      后来,后来又是怎么样呢。后来有一段时间我开始爱上了坐公车,花上一块钱在这个城市里穿来穿去。后来我们也曾见面,后来就再没有后来了。可直到现在,你家的电话我还记得。
      
      10.
      今天是大年三十。q莫名其妙地不能上,坐在家有爹妈看着不能抽烟,我的cd我的dvd都留在深圳。注定我这个节日无事可做。所有人都写情书,我也想写;所有人都有写情书的对象,我也想我有。问题是,我已经不爱你,我写不出情书,我只能回忆。
      
      
      2005年2月8日星期二
      式微胡拼乱凑于家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脱离正轨 2010-0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