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01-10

    一米等于多少公里多少厘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598.html


    1、蟑螂

    小乖走进巷子,抬头看了看头顶只有一米宽的天。天是暗红的,楼与楼之间有一道道的电线和晾衣绳。她低头,拉开包,摸钥匙串,找钥匙,对锁眼,钥匙插进去,转动,拉门,同时楼梯灯亮,顺手关门,上楼。
    楼梯一级一级上,她不看地,也不仰头,眼神平视,没有焦点。陡地一只蟑螂跑过来,收不住腿的惯性,一脚踏下去,只听得一声骨肉先混合再粉碎的脆响。小乖全身都有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爬上来,脚步却不停,继续往上。
    7楼。再找钥匙,对锁眼,钥匙插进去,转动,拉门,开灯,进屋,顺手关门。
    这时大概凌晨两点。

    2、一米

    第一天搬进这房子,小乖就看到自己的阳台与对面的相差只有一米。只是那房一直空着,小乖索性当面朝的是大海,从不拉窗帘。

    早上八点。手机响。
    当然不是电话,小乖把手伸出被子在床头柜上摸索,摁掉,手缩回被子,不睁眼。
    手机又响。她又伸手摸索,摁,却摁不掉。闭眼皱眉想了会儿,人清醒了,侧着耳朵听,发觉声音是旁边窗传过来的,NOKIA的标准铃,跟自己用的一样。
    因为小乖从不拉窗帘,因为小乖习惯裸睡,因为对面响起了闹铃声,所以小乖觉得要完蛋了。
    但这似乎是一个很好的迟到理由,所以小乖决定继续睡。但结果不是很如意——对面一直没有人起床洗漱的动静,小乖裹着被子辗转反侧,不时收回伸出被子外的腿。

    3、烟头

    小乖站在窗前,对着镜子看额头上的痘痘,红红的一颗,油亮油亮的,用手按,有点痛。她抽了根化妆棉蘸了暗疮膏往上涂抹,涂完随手一抛,继续照镜子。短信响,扔了镜子,抓了手机来看。
    不认识的号码。问:你好么?
    小乖回:凑合。你呢?
    我也凑合。跳槽了没?
    没有。你呢?
    跳了。因为薪水多。涨工资没?
    没呢。
    小乖边按手机边抽烟。抽完一根,就把烟头弹出,看微弱的红色火光在黑暗里一闪,滑落下去。她觉得这一闪闪的很漂亮,于是一直抽。一盒烟整个白天都只抽了两根,可在这大半夜里,没一会儿盒子就空了。
    问完了两个似乎认识又不够熟悉的人可以问的所有问题,小乖跑去洗脸刷牙,对着镜子仔细看,痘痘还没消,值得安慰的是除了这颗痘,脸上不该有的东西她都没有。回到床上,拿书“啪”地朝灯的开关拍去,灯灭了。
    她突然明白刚刚的烟头为什么闪得那么短暂——应该是全弹到了对面阳台里。她笑,拉了被子睡去。

    4、Yesterday

    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透进来,隔壁在放Beatles的《yesterday》。小乖抱着抱枕,舍不得睁眼。可事实是即便闭着也没有办法再做梦,便一边跟着歌哼哼一边数这歌被颠来倒去放了多少遍。哼着哼着想起庾信的赋里的句子:树里闻歌,枝中见舞;恰对妆台,诸窗并开;遥看已识,试唤便来。
    再闭了会儿眼,觉自己有意淫的嫌疑,于是摇摇头套了睡衣爬起床,趿着拖鞋噼里啪啦去洗手间。
    周末,正好做做面膜。小乖涂了满脸的绿泥,晃着脖子跑去拉窗帘,一双眼睛随着哗啦一声响闪出来,她向后一退,整张脸被绷住了又没法有表情,只得迎了目光看过去。
    对方有些尴尬,挠挠后脑勺:我,我晒太阳。
    小乖也尴尬,摸摸鼻子:我,我,我……
    对方继续挠后脑勺,指指房间:我进去了。然后朝里走,走了两步又回头。
    小乖见他回头,步子没动,也看着他。
    对方还是挠后脑勺:你,你能不能不要往我家……往我家弹烟头了?
    你怎么知道是我?小乖转身哗啦把窗帘拉上。
    我看到了。他在窗帘后边说。
    小乖又把窗帘哗啦拉开,翻了个白眼:你把一首《yesterday》放了63遍,烦不烦啊?

    5、遥控器

    小乖拿着遥控器从1挨个往后按,按了个遍又挨个按回来。隔壁响着黄健翔的声音,大概看的是中央5。
    她盘腿坐在沙发上吃了个苹果,拖过手边的碟架一张张地翻。看过的放左边,没看的放右边,想看的放上边,不想看的放下边,如此分类,没到一半就全堆乱了,索性闭着眼睛摸,蔡明亮的《不散》,肯定是闷片,甩开一边,再摸,吕克·贝松,《碧海蓝天》。
    天、海、海边的洁白到耀眼的房子,一个镜头最少持续5秒。中途小乖去冰箱拿了一次牛奶,去厨房洗了一盘提子,上了两次洗手间,接了两个客户打的电话,看了一条中国移动的活动信息,从沙发上起身扭了两次腰,开门交了房租。
    荧幕上杰克打开钱包,指着海豚的照片对乔安娜说:来,给你看看我的家人。小乖又一次站起身,拿了遥控器,走到窗边,撩起窗帘,朝外摁了断电的按钮。
    黄健翔的声音消失了。

    6、和路雪

    小乖决定开始复习大学时的课本。《中国文学史》、《古代文学作品选》一共七本,每本都有400页左右,堆上床头。
    小乖翻着这几本书,打算列个时间表,哪知道翻着翻着翻出几张纸条来。一张张地看,看完了就还是夹在书里。《中国文学史》第一卷的最后一页上用铅笔写着几行歌词:遇见你的我,碰到我的你,在同样的深夜里,写了同样的日记。歌词下有一个电话号码。她盯着这个号码看了几秒,把书合上了。
    对面的,你在不在?窗外有人喊。
    她掀起窗帘一角,抬了头。
    朋友过来了,买了冰淇淋。他站在阳台最边上,拿着一盒“和路雪”递过来。
    谢谢。小乖伸手接了,看他走回亮堂的屋里去,把窗帘放下来。
    冰淇淋冻得很硬,小乖把它放在桌上,去厨房找勺子。吃了两口就搁在一边,接着列时间表。
    冰淇淋盒子外边有水珠渗出来,等到把它拿开吃完,桌面的布纹纸上留下了一个圆圆的水印。

    7、再见

    晚上11点,小乖从公司出来。照例等每天都要坐的18路公共汽车,然后上车、下车,走进小巷,低头,拉开包,摸钥匙串,找钥匙,到铁门前边,对锁眼,钥匙插进去,转动,拉门,同时楼梯灯亮,顺手关门,上楼。
    7楼到了。再找钥匙,对锁眼,钥匙插进去,转动,拉门,开灯,进屋,顺手关门。
    低头换鞋子,听到有人喊:在不在?
    她走到窗边去。
    我明天就搬家了,回成都去。他伸出手。
    小乖也伸出手去,跟他握了一下,收回来,微笑:再见了。又说:烟头是我弹过去的。
    他也笑:我知道。我还知道电视机也是你关的。


    8、一千三百公里

    圣诞节,小乖公司老板生日,约了所有同事吃饭。一批人先到,一批人还没有来,小乖他们便站在餐厅前边等。
    餐厅门口立了一块水牌,是空运菜促销的,浅绿色的底,上边有这样几行字:
    深圳距离成都,有一千三百公里;
    深圳与成都冬天的温差,有20度;
    一样的春天,深圳永远比成都早到不止一个月;
    一样的青菜,在深圳的成长周期永远比成都短上1/3;
    穿越温差和时空,其实只是想还给你,
    一,段,记,忆。

    小乖说,哦,原来深圳离成都有一千三百公里啊。
    同事没听清,侧过脸来看她,她只笑笑,我一直以为很近呢。

    回了家,小乖开了电脑,在博客上只写了一句话:一年又过去了。珠穆朗玛峰又长高了两厘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路过99年 2006-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