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29

    天冷、糖炒栗子、毛衣、摩卡及其他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02.html

    天一凉,我就会像一具没了体温四处晃动的尸体。
    天当然不会顾及我,只按心情办事。所以突然就凉了。
    我讨厌自己冰冷的手脚,讨厌自己的脸色因为冷变得青灰,讨厌看见公司阳台上瘦伶伶的竹子在风里发抖。可我不讨厌冷天。因为只有天冷了,才能触到好多暖的东西。比如厚的高领毛衣,比如刚煮出来的摩卡,比如在铁砂中翻滚着的糖炒栗子。它们都厚实有重量,暖得足够真实。
    有过一个木头盒子。用有厚度的实木木板钉成,熏成旧的黑黄,表面有清晰的纹路。第一眼见就喜欢上了,觉得可以拿来装情书,便买下来。现在它还在我的抽屉里,里边装满了细碎的纸条和折得很整齐的信。3年、5年、8年过去,当初写纸条和信的那些人都不见了,容貌也早就回忆不起,只是有他们印记的这些物事还留着。
    在这一点上物质是强过情感的。你把它放在哪,它就待在哪,不移动分毫,更不会凭空消失。它只会变旧发黄,你原本以为它该承载的东西已经不在了,它还是忠实地留在那里。
    情感却不是。遇见了新的人、看到了更年轻的脸、手里握了巨大的财富、横亘了一段空间、时光飞快流逝,都是改变的理由。
    于是一切逐渐缓慢不再。
    当然,我不可能穿着件高领毛衣喝着摩卡抱着糖炒栗子一直过冬天。我还是希望生命中有人能留下印记,即便只是细碎的纸片和信件。我相信曾经存在过,就是好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一年又过 2009-12-29
    2007 2007-12-29
    美丽新世界 2006-12-29
    随便写两句 2005-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