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28

    狗日的过节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03.html

    深圳人原来是爱过节的。冬至闹腾着一群人吃饺子,饺子味儿还没散便又闹腾着过圣诞。这一中一西完全不搭界的事混在一起,在这地方竟是如此理所当然。
    做人应该懂得放松,应该擅长给自己找乐子。这不,过节是多光明正大积极向上热爱生活的理由。
    我怕吵,怕看见人多,往常一到过节就龟缩起来自己待着。可习惯是小事,被人说缺乏集体精神是大事。上学的时候我不搭理这个,别人爱咋地咋地,我该怎样怎样。可如今,我不光搭理这茬了,还稀稀拉拉说了一堆关于这节咋过的意见。看,我长进多了吧,这么快就融入了欣欣向荣的社会工作圈,多值得让人高兴的事儿。
    吃饭吧、喝酒吧、唱歌吧、跳舞吧、工作的郁闷生活的琐事全丢了吧。深圳是个多么年轻的城市,再过两年我都要超过平均年龄了,此时不玩还要等到啥时候呢。
    可问题是,我不知道该怎么玩。
    吃饭?我会。三岁我娘就扔了碗筷让我自己吃了,但没出息的是我就是学不会在酒杯密度大的桌上吃饱。不是装淑女,菜里边都是啤酒味,我那么挑,咋吃啊。
    喝酒?酒量太差,并且轻微酒精过敏。为了不让那些迷离的眼把我看成酱猪头当菜吃了,我还是习惯众人皆醉我独醒;
    唱歌?每人拿着话筒唱一首,一圈轮下来一俩小时也过去了。更何况麦霸这种生物比蟑螂还多,我没有耐心等,也没有信心抢,还是作罢;
    跳舞?天生小脑不发达,永远分不清东南西北,试着玩卡丁车全世界人都以为我在跟橡皮墙玩斗牛,所以窃以为还是不要丢爹娘的脸为好,干脆嘴角上翘十五度,以欣赏他人舞姿的表情做可乐桶吧。
    饭吃不饱、酒不喝醉、歌没法唱、舞不会跳。这么几条下来,就注定了我在节日里无路可走。偏我还在这个热爱过节的城市里混着,偏我还不能跟以前一样认定节日与我无关,偏我还得在大家举杯欢庆的当儿也举起杯子傻笑,偏我还得在周边家伙都喝醉的时候充当壮劳力挨个扶他们去呕得稀里哗啦,我的天。
    我多想,欢天喜地是别人的事,灯红酒绿是别人的事,觥筹交错是别人的事,歌声媚影是别人的事,总之乱七八糟地过节就不要是我的事。小时盼过年是因为有压岁钱收、有新衣服穿、有一堆零食吃、有好多烟花看。可我早就不那么天真了,因为那些快乐,我现在自己都可以给。除此之外的快乐,我也不必依靠嘈杂的人群和酒杯来获得,因为真实的情感永远不需要太热闹的表达。
    生活远不止节日。那么频繁地花费精力,不如把时光节省了,上下班的步子慢一点,呼吸的频率缓一点,跟阳光接触的次数多一点,陪家人的时间长一点。这不实在多了么,咋就没见几个人整明白呢。
    如果节还是得这样一直过下去,我只能恨恨地说:狗日的过节。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我爱小日本 2008-1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