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23

    懒得幻想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06.html



    懒得幻想

    身边有人在算深圳究竟多少天没下过雨,答案从三个月到半年不等。我一边感叹一边看着面前显示器上的项目周期表,时间给排到了2007。突然一个冷颤——好像这么些年就被我一眼瞟过去了。不禁自责:当下这一年我又做了什么呢。
    老天爷给了我个崭新的2004。元旦那天我以无业者的身份搬了家,自此有了只属于自己一个人的房间,它仅仅放得下一张一米五的床垫和一个小书架,其余四壁空茫。从凸窗望外看去,有大株的木棉支楞着枝桠,叶子全掉了,花还没来得及开。
    1月2号,因为2003年底的一个机缘巧合,我晃荡进了一家广告公司,自此过起了人模狗样的伪白领生活,每天出入于号称深圳景观最好的写字楼,坐在宜家硌屁股的凳子上疯狂加班。
    木棉早开过了,叶子长出来又掉了,又准备开花。宜家的凳子被我垫了一块座垫,眼袋仍是青青的一圈。如此这般,一年飞快。
    在此之前,我以为2004该是怎样的呢?记不清了。翻出博客来看,结果发现在年尾我不曾作过任何总结、展望,甚至一个相关的字都没有。我看见页面上的那些文字,几乎都能回忆起当时的时间、地点、用了什么笔什么纸然后什么时候在word上敲了出来,可我记不起自己是如何幻想新的一年的了。怎么会呢,我三岁就能背《春江花月夜》,小学二年级因为不好好写毛笔字被老爹揍现在还记得,一年前的事情怎会忘得一干二净?我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解释也是有的——新年要怎样,我压根儿不曾想,自然没有记忆。
    不想,是因为早就不认为哪个日子有什么不同。每天都是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生日是,过年是,中秋是,国庆是,圣诞是。所以每逢节日外边张灯结彩灯红酒绿人潮汹涌,我通常就一个人待着,看书看碟写字睡觉。大多人批评我心态严重衰老,不明白生活需要乐趣,我只微笑不语。如鱼饮水,何须解释。老又如何?总会老的。
    其实每一天都很重要,我只是懒得幻想。不预设任何场景,惊喜总会多一点不是?
    2000年夏天,在海口机场,我拖着箱子,看往来的每一张脸,最终自己打了车去学校。自此我明白,什么叫做无欲则刚。
    即便没作任何打算,这一年我还是过得不错。学会了跟人打成一片,学会了对人提要求,学会了大声指责别人,学会了时不时理所当然地蹭公司领导的饭。学会不再拿着电话絮絮叨叨,手机费用越来越少。爹娘不再认为我有自闭嫌疑,也不感叹我的学习生涯大四一过便草草收场。他们只是说想我了,这总比每天喊着让我考研来得好。
    关于来年,我依然不打算说什么。还年轻,顺着今年的势头继续就是了。谁都知道孤独是可耻的事,但它无可避免。该来的总会来,是自己的总跑不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年复一年 2007-12-23
    我叫厌厌 2005-12-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