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15

    年度总结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08.html

    拿起笔的同时,烟头很不合作地掉在了床单上。愣了半天,才神经质地跳起,扯了被子一阵抖。
    已经是凌晨3点50分,因为一直以来的作息习惯,实在无法哄得自己睡着,便翻了一大堆以前遗留下来的纸片来看。在机场、在车站、在睡不着的夜里,从学校到工作、从这个城市到那个城市,都是很零碎的文字,没有事件的前因后果,没有文章该有的起承转合,依稀看得见情绪,如今却不能一样一样地记得了。
    一年又要过去。不如趁这还未亮起的天光,作作总结。
    2004于我,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全新的,新得极其彻底。1月1号,我跟姐姐从罗湖搬到南山;1月2号,又因为2003年底的一个机缘巧合,到了一家新的公司;4月,和同事在景田北合租了房子,工作和住址便一直继续到现在。有时候崭新的东西,就如同一张白纸。小时喜欢乱写乱画,通常下手时会犹豫,思前想后没了耐性,终于三笔两划涂抹了过去,结果就是一片无从想起的支离。于是想,又浪费一张纸。这么些年了,我还是没有长进,人的一生,大概就是这样一场浪费吧。
    2004,有什么不同么?我有些懵。工作?原地;爱情?没有;朋友?如故;体重?照常;身高?不变。刚刚在强迫睡眠的过程中骚扰了一个朋友,陡然想起自己的电话费。100块的卡是一个月前充进去的,现在还没用完。曾经絮絮叨叨打过长达三个小时的电话,如今跟爹妈联系已经成了例行公事,手机的作用等同于一块电子表。越来越不习惯诉说这似乎是中年的表现,可我不敢说自己老了——怕被耻笑。我哪里有资格说老,皱纹还没爬上脸,也没有人让我痛心疾首地失恋,no news is good news,这样的平静,未尝不是好事。
    记得年初在家,陪老妈去庙里上香,排了好长的队才轮到我在佛前一跪。几个头磕下去,临到站到人群之外,才发现什么愿都没有许。绞尽脑汁去想,也不知道究竟可以向佛要什么。其实是有东西想要的,可那么多人都在要求,我怕佛顾不过来,所以干脆不说。看,我多善于替人着想,连佛都不放过。但佛是无所不能的,我居然忘记了。
    马上又要到过年,我决心还要去排很长的队,在佛前给家人和朋友求一个平安。他们总在我身边,总是包容我,而我,却总是很少跟他们见面,打电话的次数也只是寥寥。看在我排了那么多次队磕了那么多头的份上,这样的要求,佛应该不会拒绝我。
    至于工作爱情体重之类的,该咋地咋地吧,佛有安排,我听佛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