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12-08

    风真他妈大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ei-logs/40049609.html



    一早被闹钟彻底吵醒,眼睛不想睁开,便缩在被子里一动不动地任内心疯狂挣扎。痛苦的是处于清醒状态的我一闭眼睛就看到两张脸,面目猥琐可憎。不想做噩梦,宁愿起床。
    一路坐车,一个半小时之后,我目光炯炯地坐在一张庞大的会议桌前,死盯着面前的盆栽,聚精会神地思考如何利用这个衰弱的植物使对面的两个男人嘴唇停止蠕动。虽然这个想法很伟大,可我还是失败了。苍蝇一直在我脑边嗡嗡着,我用每天早上起床的意志克制着自己,在抓狂的临界点边晃荡。为了转移情绪,我用余光看着其中一个人的嘴角,随时准备拿起眼前的笔记本扔出去,以便提防他的唾沫星子如天女散花。
    时间这东西咋就时快慢呢。这个问题我从小就在琢磨,可一直也没琢磨明白。
    从那栋如同蜂巢一样的塔楼里逃出来,风立马激动地跑上来给了我两个耳刮子,全身鸡皮疙瘩非常配合地哗啦啦起了一大片。我像个老头子一样缩着肩膀眯着眼,脑里突然滑过一本书的背脊,打了个冷颤,以风刮我耳光的速度拉过一边的小张:你拿了几本《天平3》给他们?小张曰:5本。
    我一脚踹过去,力气大得差点让自己一头栽倒在马路牙子上。随后又在脑子里把他踩死了一万遍。5本书,一共1500多个P,怎么没把这丫的背得累死啊。
    我无法平和。没日没夜熬到要发疯,就是为了出本书,结果却是给这些只知道无理取闹摆甲方脸色的人看,这事儿咋就做得那么贱呢?
    回公司的四十分钟车程,靠着座椅后背,阳光透过窗,把我的脸都要照碎了。司机放着一个电台节目,齐豫齐秦丁薇挨个儿唱,都是我喜欢的,可此时我没了喜欢的心情。还好不是刀郎,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懒得吃饭懒得喝水懒得干活,满办公室的人,不同的声音吵得头痛欲裂。开始不控制自己了,也控制不了。领导说,书做出来就是要有经济收益的,本来就是一门生意,给人家有什么错?他没说错,生意而已。他也就比我大一岁,什么项目他都得参与,成天开会,成天加班,成天来给我们补工作的漏洞,成天我们得罪了客户他就得跑去善后、解释、好言相劝,我朝他吼个什么呢。
    他坐在那里发呆,抱歉两个字我说不出口。桌边的垃圾袋里满是烟头,呼吸急促点都能飞出来,坐在桌上抽了两支白沙,实在看不过帮他找了干净的垃圾袋去换,他扭头说谢谢,我默不作声,眼泪都要掉下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牢骚两句 2005-12-08